第42版 悦读时代

Home
返回 下一篇

百岁顽主黄苗子(6)

2012.2.29 星期三

    楚天都市报讯 张燕君著

    人民日报出版社

    从香港北上
    
    在汉口路,黄苗子看到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的负责人也在。科长口头转达了他们局长、军统头子毛森的命令,指责这些金融机构“破坏战时金融政策”。黄苗子这才明白公安局为何找上自己。
    一周前,这几家银行和中央信托局的全体职工包围了各自所在机构的负责人,要求给大伙发放安家费以备不测。这次围攻看得出有组织,有计划,中央信托局局长沈熙瑞在办公室里呆到深夜依然无法脱身。黄苗子等人见状,只好在半夜向中央信托局董事长、中央银行总裁刘攻芸电话请示。得到批准后,是日清晨四点,职工代表和黄苗子等人驱车来到了中央银行金库,当场给每位职工分发了4两黄金、60块银元。至此,沈熙瑞才得以自由,并随即飞去了广州。
    毛森要求这批金融界官员立即收回发放的金银,否则不能离开。黄苗子等人面面相觑,彼此心里都很清楚,已经散发的金银无论如何是没法收回的了;毛森这么说,其实是希望各个金融机构交纳一笔保释金,以在逃跑前再捞一把。
    黄苗子想到了蒋经国。他知道蒋经国这几天在崇明岛:为抢运物资到台湾,蒋经国每天都坐镇到深夜。正好,信托局副局长骆美中在前几日去过崇明岛参加会议。黄苗子立即给骆美中打电话,问到蒋经国的联系方式。
    午夜3点,黄苗子将电话拨到蒋经国在上海的寓所时,才终于和蒋经国通上话。蒋经国因为和俞鸿钧一向关系密切,所以对黄苗子也有所了解。黄苗子汇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明此事是由上级决定,他们几人无从负责。蒋经国听完,答应立即给毛森去电话。
    在和蒋经国通完电话后不久,依然还是那个科长出来,说毛森吩咐,让在场的人立一张字据,承诺在两周内将发出的“安家费”如数收回,并承认这次“发放事件”纯属扰乱金融。字据写出后,黄苗子等人逐一在上面签了字。
    这是戒严时期,夜间不可以外出,黄苗子等人必须等到天亮才能离开。在公安局对面的汉密尔登大厦,住着黄苗子的一个朋友。在想办法和这位朋友取得联系后,黄苗子等六七个被扣的金融界人士终于在警员的护送下,离开了公安局。穿过马路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在心底长出了一口气。为避免两周后毛森依然穷追不舍,黄苗子和郁风决定不再固守上海,而是于5月7日改名登机,去了香港。
    在他们飞离上海20多天后,5月27日,解放军攻克了上海;郁风的妹妹郁晓民也是进城大军中的一员。郁风离城前,本来已经和陈白尘说好,自己将作为美术界人士迎接解放,可变故突发,陈白尘便推荐郁风的另一个妹妹郁隽民加入了美协。
    抵达香港后不久,在孙师毅主编的《文汇报》上,黄苗子借用笔名“田圭”发表了《从徐堪看崩溃中的蒋朝财政》:蒋政权的末路,军事和财政同时崩溃。军事的崩溃表面上还没有什么,只是奸淫掳掠苦了前线的老百姓,财政经济的崩溃则是一发不可收拾,全国上下除了豪门猾吏可以混水多摸几条鱼之外无人不受其祸害……
    1949年9月,在周恩来的指示、安排下,黄苗子、郁风由香港出发,乘船经青岛去往北京;迎接他们的,是10月1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
    明日请看:香江碎影

返回 下一篇 版面预览

楚天传媒科技 copyright 2011, http://epaper.cnhub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