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GoFun如何打好口碑跟盈利两张牌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版面概览
 第16版 品牌周刊
·图文:GoFun如何打好口碑跟盈利两张牌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16 品牌周刊 2019.11.4 星期一

全国多个城市实现盈利 武汉利润率为-33%
图文:GoFun如何打好口碑跟盈利两张牌
    图为:租车时,车上还有残留烟灰未清理
    图为:待租车辆车身多处划痕,车头被撞凹
    图为:一辆GoFun共享汽车在禁停时段停放在武昌某路段

    □楚天都市报记者楚田   

    10月23日,共享汽车品牌GoFun出行在北京召开以“GoFun Connect突破·重塑·赋能”为主题的战略发布会,并宣布全国多个城市已实现盈利。
    消息一出,便引起业界关注。重资产、经营举步维艰的汽车分时租赁行业内,当众多更早进入、资本更雄厚的汽车分时租赁公司或巨额亏损或破产下,GoFun真能做到盈利吗?
    按照该公司公布的数据,GoFun全国近70%的区域城市实现了盈利,但是武汉利润率-33%,是“一城一策”的战略性失误,还是落地武汉“水土不服”?近日,记者对此展开了采访。

    赢了市场 输了口碑

    几年前,共享汽车迎来风口。神州租车、立刻出行、畅的、GoFun等品牌先后落子江城,尤其是光谷和武汉开发区,曾经是各大共享汽车品牌的必争之地。
    如今,走在武汉街头,记者发现,一些共享汽车品牌已经很少能够看到了,比如在光谷运营的畅的等已下线。
    虽然GoFun仍在坚守,但采访中记者也听到不少消费者反映问题较多,使用不便,比如车况较差、总是遇到坏车、电量不足等。
    10月28日至11月 2日,记者连续一周,蹲守在武汉三镇包括武广、光谷、王家湾等地进行监测,发现多个GoFun车辆投放点均出现不同时段无车可租的情况。
    10月30日下午,记者来到武昌区大成路,看到一辆车牌号为鄂AZ516B的GoFun小车正违章停放在马路旁。在附近一处停车场,记者找到一辆鄂A340AJ的GoFun小车,记者发现,该车左车头被撞凹一块,还有几处擦痕,右车头及左车位同样有刮痕,右后车灯也开裂了。
    打开车门,记者发现,驾驶座扶手中间的储物格里积满烟灰,还有一个空饮料瓶遗留在车里。该停车场负责人称,有3辆GoFun车长期停在该停车场,每辆车每月停车费为500元。记者驾驶这辆车在附近行驶了4公里,使用优惠券后,扣费11元,与打的士价格相当。
    有用户称,去年12月,他租用GoFun共享汽车在三环线上行驶时,车辆显示续航里程为20km,却突然无法行驶,拨打客服电话后被告知该车没电了,该用户在三环线上等候一小时后,无奈地叫车救援。
    此前,武汉还曾发生过“三辆车被GoFun共享汽车追尾后20多天无法提车”的新闻(楚天都市报9月23日报道)。

    愿景很好承诺难兑

    此前,GoFun出行CEO谭奕曾公开表示,GoFun出行的商业模型并没有太多花哨,更多的是踏踏实实的做事,首先就是给用户提供舒适干净的车辆。为了让用户对车辆做到“无感”,谭奕曾经带领高管团队亲自下一线,检查每辆车的清洁卫生。每天团队成员奋战到凌晨,只为第二天用户打开车门时能有最好的乘车体验。
    然而,在现实中,“打开车门就有最好的体验”并未完全实现。对此,记者联系上GoFun出行市场部方小姐,她称,“公司也想跟用户一起,把车辆的卫生状况维护好,现在有很多运营人员在负责车辆的卫生,以及充电加油。但由于车辆使用频率太高,如果用户刚把车停下,运营人员还未及时赶到,用户就来了,就会出现没有及时清理掉烟灰等情况存在。”
    方小姐介绍,GoFun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以提高用户体验。例如在APP上显示“文明用车分”,对行为特别恶劣的用户,进行限制等。
    在汽车分时租赁行业,一辆车动则数万元,多则几十万,属于重资产行业。如果全部自购满足市场需求,就意味着需要巨额的购车费用,回报周期非常久。据GoFun公布的数据显示,GoFun出行之所以能够盈利,很大程度在于公司借力闲置社会资源,也就是“GoFun Connect”模式。简单来说就是,车主把车交给平台,平台出租出去,每月返一点钱给车主。GoFun打出的广告语是,“您手中有闲置的车辆吗?交给我,我们一起打造汽车共享界的淘宝!”
    但是,对于该模式,不少用户提出质疑,如果自己租用的车辆并非GoFun自营车辆,是否会出现车辆安全状况无法保证?是否会出现车主在车内安装隐藏摄像头,偷窥租车人的隐私?对此,方小姐称,不管是来自经销商的车辆,还是其他渠道的车辆,公司都会对车况有所要求,不是任何车辆都可以放到平台来进行使用。
    要对社会车辆进行安全把关,恐怕GoFun得投入更多人力维护,武汉何时能进入 GoFun全 国 盈 利 的 版 图 ?GoFun公关总监王女士介绍,每个城市都有其特点,有不同的盈利时间点。对于在武汉为何还是亏损的情况,王女士否认了策略有问题,并称公司在武汉即将实现盈亏平衡。

    B轮融资 能否如愿

    对此,记者采访了一位业内人士宋力(化名)。宋总介绍,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共享汽车企业的目标就是“抢地盘”,抢占停车场,大批量投入车辆以及维护人员,“疯狂的烧钱模式下,不少共享汽车企业长期处于不盈利的状态,长此以往自然难以为继。”他认为,即便生存下来的品牌过得也并不如意,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消费习惯,线上线下的融合困难,让共享汽车这门看上去“躺着也能挣钱”的生意成本居高不下,竞争依然激烈。
    据罗兰贝格咨询公司发布的《2018年中国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分析预测报告》显示,中国共享汽车市场容量,有望从每年 660亿元增长至3800亿元,潜在需求带来的潜在市场容量更有望达到1.8万亿元。
    但这一行业资本需求密集,附带的还有高昂的运营维护成本,盈利难已成为共享汽车业的共识。不少共享汽车负责人都曾经在公开场合表示,共享汽车是一个资产非常重的行业,暂时不考虑盈利问题,短期内也无法盈利。记者在采访中,不止一家共享汽车企业告诉记者,从年初至今,没有任何资金进入的情况下,很多企业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对比之下,宣布完漂亮 的 运 营 数 据 后 ,GoFun紧接着启动了5亿至10亿元的B轮融资。当众多更早进入、资本更雄厚的汽车分时租赁公司或巨额亏损或破产下,成立仅 3年的GoFun能如愿融资吗?
    就此,记者采访了知名投资人李儒雄,他曾与雷军共同投资了光谷创业咖啡。李儒雄看好共享租车的前景,认为该行业未来会盈利。他认为,目前,共享租车还处于拉客户恶性竞争阶段,还没有形成很大的产业,所以短期无法盈利。在李儒雄看来,安全始终是共享租车最重要的要求,主管部门要进行对车抽查;车企要自律,对车自检。如果出了事故对行业会产生毁灭性的打击。
    GoFun已经宣布全国多个城市盈利,但这并不意味着进入安全区。因为,这是一个长期需要投入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