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麦贤得 永不褪色的钢铁战士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6版 大国栋梁
·图文:麦贤得 永不褪色的钢铁战士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6 大国栋梁 2019.11.4 星期一

头部受重伤仍坚持战斗3小时 50多年来始终保持英雄本色
图文:麦贤得 永不褪色的钢铁战士
    图为:麦贤得老人展示书法作品
    图为:当年麦贤得战斗过的611号护卫艇

    【人物档案】

    麦贤得,广东饶平人,1945年出生在一个船民家庭。1964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66年,荣立一等功,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称号。2007年从海军某基地副司令员任上退休。2017年7月,获授“八一勋章”。今年9月29日,获颁“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孝斌发自广东汕头

    “泰山顶上一青松,巍然屹立傲苍穹。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九千个雷霆也难轰……”在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一个海军家属区内,一名头发斑白的七旬老人,左手浇花时他偶尔会哼唱京剧《沙家浜》选段。书房练字时,他用有些偏瘫的右手,拿着毛笔聚精会神地书写。客厅、书房内的多张照片,显示出这是一位了不起的老军人。
    他,就是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的海军老战士麦贤得。在1965年“八六”海战中,海军611号护卫艇轮机兵麦贤得头部中弹。他凭借着平日磨炼出来的“夜老虎”过硬功夫和钢铁般的意志,忍着剧痛,在黑暗中排除了轮机故障,保证了舰艇的安全,坚持战斗长达3个小时直到战斗胜利,被誉为“钢铁战士”。

    忍着剧痛坚持战斗3小时

    1964年3月,19岁的麦贤得参加海军,任某艇机电兵。初中肄业的他,克服文化底子薄的困难,勤奋钻研电机专业。他经常一个人躲在军营后面的山顶上,拼命学习。对生疏的术语、复杂的原理、无尽的数据,一个个地啃。
    在军事训练中,麦贤得同样严格要求自己。老战士在练,他就跟着看、用心学。他还经常请老战士出难题考验自己,练就一套较娴熟本领。
    1965年8月6日的凌晨,在福建省东山岛附近海域上,突然响起的炮声打破了黎明的平静。解放军海军参战部队与国民党海军猎潜舰“剑门号”“章江号”打响了海战。20岁的轮机兵麦贤得所在的611号护卫艇,高速昂首破浪向敌舰方向开进。战斗中,一块弹片打进麦贤得的右前额,插到左侧靠近太阳穴的额叶里。麦贤得顿时鲜血直流,脑浆外溢,失去知觉后跌倒在机舱里。
    副指导员替麦贤得包扎伤口时,麦贤得苏醒过来,但是嘴里已发不出声音。麦贤得焦急地用右手推开副指导员,左手指着机器。当副指导员刚刚离开机舱去战斗时,麦贤得就挣扎着站了起来。
    这时,炮弹击中了艇底部分,舰艇失去动力不停摇晃。在一片漆黑中,满脸鲜血的麦贤得凭着平时练就的一手“夜老虎”硬功夫,顽强地坚守着战斗岗位。危急之中,麦贤得奇迹般地从数台机器、几十条管道里,检查出油阀螺丝被震松了。用扳手拧紧螺丝后,停摆的611号护卫艇又恢复了动力,这为扭转战局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剧烈摇摆的机舱里,麦贤得忍受剧痛坚守岗位3个小时,直至“章江号”和“剑门号”被我军舰队击沉。

    面对伤痛始终顽强不屈

    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如今化作一张张相片,收藏在麦贤得家客厅的小橱窗里。有炮火硝烟,有领袖接见,有勋章满怀,有桑榆暮景。荡气回肠的战斗被人们一遍又一遍称颂,光环背后,麦贤得用一生承载的伤痛,亦让人为之深深动容。
    被称为“蚂蚁啃骨头”的“八六”海战胜利了,伤势过重的麦贤得却倒下了。在当时中央领导的亲自关怀下,医生对重伤昏迷的麦贤得全力抢救。经过四次大手术,麦贤得终于醒了过来。由于脑浆流失过多,麦贤得语言表达能力和记忆力严重衰退。同时,右边肢体萎缩,并留下严重的外伤性癫痫,时常发作。
    面对伤痛,麦贤得没有退缩,始终如一保持着顽强不屈的精神。为了使右手能摆脱完全麻痹的状态,他艰难地顺着横杆一格一格地往上爬,即使累得汗珠滚滚,仍然咬着牙坚持锻炼。在他刚能走动时,就宁可扶着墙走,也要自己上厕所。早晨,一听到起床号,就自己穿衣服、叠被子。
    如今,在麦贤得的额头上、左侧太阳穴附近,还可以隐约看出大手术后留下的痕迹。现在,他一天还需要喝约30片药丸。每晚,都需要喝安眠药才能入睡。“50多年,我喝的药至少有一火车皮了。”麦贤得开玩笑说。
    为了锻炼自己的右手,麦贤得每天坚持用右手写毛笔字。“精忠报国”“浩然正气”“做一个合格军人”“英雄本色”等书法作品,挂满了书房墙壁。在家里的窗台上、阳台上、小院里,麦贤得种了50多种盆栽植物。客厅里,麦贤得正娴熟地用右手提壶倒水,左手温茶具倒茶,一时间茶香四溢。虽然语言表达不流畅,麦贤得用自己灿烂的笑容表达着对生活的热爱。
    如今身体能恢复得如此之好,麦贤得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妻子李玉枝近50年的细心照料。在麦贤得出院后,组织上向当时正在公社担任妇联干部的李玉枝征询意见。经过反复思量,李玉枝被麦贤得的英雄精神所吸引,放弃了公社妇联的工作。1972年,李玉枝和麦贤得结为夫妻。李玉枝四处拜医求教,自学各种药理和护理知识。在李玉枝精心照顾下,麦贤得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夫妻俩生了一双儿女,如今均已事业有成。

    四处奔波传扬革命精神

    “是党和国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麦贤得每次接待来看望他的各界人士时,一再感谢党和国家,称自己要多为国家做贡献。
    麦贤得是如此说的,也是如此做的。
    1995年,汕头市成立残疾人协会,他闻讯后马上捐出200元。1996年,他在电视上看到当地一工厂发生爆炸、多名打工者受伤的新闻,他立即以“一名老兵”的身份匿名捐出500元。甚至有一次,部队为申奥捐款忘了告诉他。事后得知此事,他很恼火,找到部队领导专门捐了300元。“老麦的语言表达虽然不流利,但他在参加青少年活动时常常鼓励孩子们,要把革命的传统代代相传,把国家建设得更好。”与麦贤得风雨同舟47年的妻子李玉枝说,退休之后,麦贤得大部分时间都在东奔西走,给部队官兵和青年学生上革命传统课。现在,麦贤得还兼任汕头和广州几个学校的校外辅导员。
    东部战区海军某导弹快艇传承了“海上英雄艇”荣誉称号。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麦老英雄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这支英雄部队。军营内,麦贤得亲笔题写的“海上英雄”四个大字,刻在一块大石碑上,鼓励海上英雄传人树立崇高的人生追求。“麦老留下的‘红色血脉’,激励着我们一代又一代海上英雄传人,要苦练各项杀敌本领,时刻敢于拼搏,将‘志当英雄、勇作尖刀’的精神永远传承下去。”东部战区海军某导弹快艇中队政治教导员邱松说,每次麦老回老部队与官兵座谈交流,描绘海战场景、讲述战斗故事,大家都心潮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