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都贵玛 国家的孩子就是她的儿女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5版 特别报道
·图文:都贵玛 国家的孩子就是她的儿女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5 特别报道 2019.10.10 星期四

三年困难时期照顾28名孤儿“草原妈妈”一辈子都在奉献
图文:都贵玛 国家的孩子就是她的儿女
    图为:都贵玛在家中观看自己年轻时的照片
    图为:都贵玛牧区生活旧照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毅发自内蒙古

    人物档案
    都贵玛,女,蒙古族,中共党员。1942年4月生,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脑木更苏木(苏木,乡级行政区)牧民。曾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等称号。今年9月29日获颁“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

    从呼和浩特径直向北,越过连绵的大青山,便是广袤的杜尔伯特大草原。
    59年前,28名上海孤儿翻越群山,来到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四子王旗。他们被牧民们亲切地称为“国家的孩子”。
    那一年,都贵玛被选到四子王旗保育院当保育员。在孩子们被牧民领养前,她是孩子们的第一位草原额吉(母亲)。
    59年弹指一挥,当年那群嗷嗷待哺的孤儿,早已在这片草原生根发芽,开枝散叶。
    回望来路,已经77岁的都贵玛觉得,她这辈子过得值。

    “国家的孩子”
    1959年至1961年,史称“三年困难时期”,是新中国史册里凝重的一页。
    饥饿席卷了全国。在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等地的孤儿院里,许多孤儿因缺乏食品,面临疾病和死亡的威胁。
    时任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知道情况后,向周恩来总理汇报。在周总理的指示下,康克清找到时任内蒙古自治区主席乌兰夫寻求帮助。乌兰夫当即决定,从内蒙古向上海等地紧急调拨一批奶粉、炼乳、乳酪。
    考虑到这些援助只是暂时性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决定,将这些孤儿都接到内蒙古,由牧民们抚养。
    1960年,从春到夏,近千名上海孤儿随着一列列北上的列车来到内蒙古。到1963年,内蒙古共接收了约3000名上海及周边地区的孤儿,牧民们亲切地称呼他们为“国家的孩子”。“接一个,活一个,壮一个。”为了让孩子们在被收养前调养好身体,适应北方的天气和饮食,他们先被安置在内蒙古各个盟市或旗县的保育院集中抚养。
    一份档案记载了孩子们初到内蒙古时的身体状况。1960年,乌兰察布盟(现乌兰察布市)接收了92名孤儿,其中2岁以下60名,他们普遍营养不良,全部患有佝偻病。
    当时的都贵玛,是四子王旗脑木更苏木牧民。她由于念过书、做事认真,被选到四子王旗保育院当保育员。
    刚接到任务时,都贵玛心里也没底。她从没照顾过孩子,何况家中还有年迈的姨妈需要她照顾,牧场里的羊群也指望她去照料。但双亲早逝的都贵玛知道,失去母羊的羊羔是多么可怜。她叮嘱姨妈保重身体,将羊群托付给生产队,毅然承担起照顾孤儿的任务。

    孤儿们的“额吉”
    1960年5月,都贵玛从呼和浩特接了28名孤儿到四子王旗。他们最大的5岁,最小的不满周岁。
    一接到孩子,都贵玛给他们都换上了新衣服。“这是蒙古族的传统习俗,意味着他们成了草原的孩子。”都贵玛说。
    四子王旗保育院最先设在乌兰花镇,1960年10月前后搬到了150公里外的脑木更苏木。
    当年保育院的食谱这样写道:“7-12个月的幼儿:早2时牛奶;6时牛奶;7时30分牛奶、馒头;10时30分牛奶;晚6时30分牛奶粥;晚10时牛奶。1岁半左右的孩子,除三餐外,夜里2点加牛奶一次。大班儿童:一日三餐,每天一次早点,一次水果。”不难想象,每天仅仅喂饱28个孩子,就会让人忙得不可开交,何况还要教孩子们蒙语,和孩子们一起游戏,晚上哄他们入睡,深夜起来给他们把尿……
    都贵玛说,孩子生病最让她着急。医生住在十几公里外的地方,她要骑马去找,路上还要提防着草原狼。
    困难远不止这些。1960年的内蒙古,也因遭受自然灾害粮食奇缺,都贵玛每月的口粮只有28斤米面。对于一个整天劳碌的牧民姑娘,这点粮食根本不够吃。
    有牛粪烧着的蒙古包才不会冷,有爱支撑的日子才不会苦。牧民们都来帮助都贵玛,他们为她捡来牛粪,替她到几公里外的河边打水。孩子们爱上了她,喊她“额吉”。都贵玛觉得,他们都是自己的儿女。
    孩子们一天天壮实了,分别的时刻来了。1961年春夏之际,当地没有子女的家庭,开始陆续收养这些孤儿。
    都贵玛舍不得孩子们,她想至少留下一个,但因为她当时未婚,不符合收养条件。“养父母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孩子们会过上幸福的生活……”都贵玛流着泪安慰自己。

    “这辈子过得值”
    抚育28名孤儿,只是都贵玛在奉献之路上走出的第一步。
    千百年来,地广人稀的杜尔伯特草原交通不便,医疗卫生条件十分落后,分娩对于当地妇女来说就像是一道“鬼门关”,许多产妇因此痛苦一生,甚至命丧黄泉。身为嘎查(村)妇联主任的都贵玛看在眼里,心中酸楚。1974年起,她跟着当地的妇产科专家学习,跑几十公里路向老医生请教,逐步掌握了一套在简陋条件下接生的方法。十几年间,她在放牧的同时,挽救了40多位年轻母亲的生命。
    4岁的孟克吉亚兄妹三人不幸失去父母,都贵玛把他们接到自己家,让孩子们重新得到母爱的呵护;虽然家境并不宽裕,但她义务帮扶其他年老、患病的牧民;古稀之年,她还当起当地边防派出所的编外教导员,激励边防官兵为国奉献……“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十大杰出母亲”“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内蒙古自治区道德模范、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都贵玛奉献一生,赢得无数赞誉。
    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走进四子王旗乌兰花镇。宽阔的柏油路、漂亮的学校、大型的商场……和59年前相比,这里的变化可谓翻天覆地。
    都贵玛也从嘎查搬到了镇上的居民小区。冰箱、平板彩电、智能手机……已经77岁的她,生活跟随着时代潮流。
    老人的日常生活由女儿照料,她当年照顾过的孤儿们也时常看望她。得知记者远道前来采访,当年的孤儿巴图斯楞特意赶到都贵玛家中。
    巴图斯楞说,自己当时太小,很多事情完全没有印象。直到七八岁时,她才从养父母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并知道都贵玛是她的另一位额吉。以前,她和其他27个孩子虽然住得很分散,但彼此之间都有联系,逢年过节都会看望都贵玛。现在她也搬到了乌兰花镇,看望都贵玛更方便了。当年的孤儿们还建了微信群,都贵玛也在群里,大家经常语音聊天。
    孤儿查干巴特尔和施仁巴乐一直在同一个嘎查生活,长大后,他们成为夫妻,如今子孙满堂。“如果不是都贵玛额吉,我们可能都等不到被养父母抱走。”两位老人说。
    面对国家授予的“人民楷模”荣誉称号,都贵玛说:“有党和国家以及人民群众的认可,我这辈子过得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