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军运村明起喜迎全球客人图文:一卡刷遍全国迎亲车队把新郎“丢”在了高速路口刚需市民可精挑细选买好房人没有理想一辈子就白活了五种情况可直接免责不影响对干部的任用
查看本版大图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版 要闻
·武汉军运村明起喜迎全球客人
·图文:一卡刷遍全国
·迎亲车队把新郎“丢”在了高速路口
·刚需市民可精挑细选买好房
·人没有理想一辈子就白活了
·五种情况可直接免责不影响对干部的任用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1 要闻 2019.10.10 星期四

对话电影《攀登者》人物原型夏伯渝
人没有理想一辈子就白活了
    楚天都市报记者戎钰

    ●对话人物
    夏伯渝,1949年出生于重庆,著名登山家,原中国国家登山队队员,中国第一位登顶珠穆朗玛峰的无腿人士。
    1975年,夏伯渝跟随中国国家登山队从北坡攀登珠峰,在海拔7600米的极寒之地出让睡袋给队友,导致双小腿严重冻伤被截肢。
    但夏伯渝并未放弃攀登珠峰的梦想,过去40年间,他克服无腿障碍,战胜癌症,不断挑战体能极限,终于在2018年5月14日佩戴假肢登上珠峰,创造了奇迹。
    2018年12月,夏伯渝入选“感动中国2018”候选人物;2019年2月,他荣获劳伦斯世界体育奖年度最佳体育时刻奖;今年9月1日,他受邀参加央视《开学第一课》节目,为全国观众讲述“老人与山”的故事。

    ●对话背景
    9月30日,由吴京、章子怡等人主演的献礼大片《攀登者》登陆全国影院,截至10月9日晚票房已接近9亿元,是国庆档又一部引发热议的话题之作。
    该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中国登山队在1960年与1975年两次向珠峰发起冲刺,完成了世界首次北坡登顶这一不可能的任务,并首次完成了珠峰海拔高程的精确测量。而电影中为保护队友牺牲双腿的登山运动员杨光(胡歌饰演青年版,成龙饰演老年版),在现实中的人物原型正是夏伯渝。
    近日,夏伯渝老人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独家专访,回顾1975年攀登珠峰时的惊心动魄,并将自己70年的人生经历总结为:“人这一辈子,金钱和名利都不重要。”

    海拔7600米的一个选择
    记者:电影《攀登者》里有一句台词,“我们自己的山,自己要登上去!”所以1975年您和队友是带着特殊使命向珠峰进发的。那时您意识到此次任务的非凡意义了吗?
    夏(夏伯渝):一开始没有这个概念。我小时候是踢足球的,但上世纪70年代足球队停止训练了,我就去了工厂,心里还是想搞体育。刚好那时候国家登山队去工厂里选拔运动员,我听说去参加选拔的都可以免费检查一次身体,就觉得不错,去试试吧,没想到一下子就被选上了。
    记者:那时您还没意识到登山这项运动的危险性。
    夏:没有,去了登山队就开始训练,后来队里发现我身体素质特别好,有很强的高原适应性,是惟一第一次就适应7000米以上环境的人,于是我被分到了突击队里。
    记者:1975年中国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九勇士”的名字被铭记至今。当时您是和他们9位运动员一起出发的吗?
    夏:对,我们都是同一个队的,一起训练一起出发,一起挑战攀登任务。但我是突击队的,我们当时在海拔8600米的生命禁区遭遇了连续恶劣天气,挺了两天三夜之后,不少队员冻伤,只能下撤。我们在海拔7600米宿营,当时气温零下几十度,一个队员的背包弄丢了,晚上睡觉没有睡袋。我看他冻得不行了,实在不忍心,就把我的睡袋给了他,自己蜷成一团,在地上坐了一夜。
    记者:这个举动是不是太冒险了?
    夏: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有些冲动了。但当时太担心队友了,再加上觉得自己身体素质好,人家都喊我“火神爷”嘛,就没想那么多。结果等我们回到6500米营地时,发现我的靴子怎么都脱不下来了,好几个队员来帮我拉才弄下来,脱了袜子一看,两只脚都硬了,没有一点知觉,那时候我才开始有点害怕。

    珠峰之巅的两行眼泪
    记者:您那么热爱运动,却遭遇这样的意外,无法想象您当时心里承受了何等痛苦。
    夏:是啊,当时我才20多岁,难道后半生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了吗?但后来有一位假肢专家跟我说:只要你安上了假肢,就可以正常生活,甚至可以继续登山。就是这一句话,把我点燃了。从那以后,再次攀登珠峰就成为我的奋斗目标,这40年来,我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努力,没有一刻放弃锻炼,包括戴假肢走路时也尽量把步态练好,不让别人把自己当成残疾人对待。
    记者:您当时的病友听说您还想爬珠峰,能理解吗?
    夏:他们老是带着怀疑的眼光看着我,觉得绝对不可能。但我就用坚定的眼神盯着他们,也不说话,不解释。别人怎么评价我,我从来不回应,就默默地做自己。这些年我为什么能坚持做自己,因为我要挑战自我,与命运抗争。即便后来我得了癌症,中晚期转移了,生命进入倒计时了,也没有消沉,没有想过放弃自己。这就是梦想的力量,我这一辈子啊,就没认过输。
    记者:您后来选择以攀岩运动重启第二人生,也拿了很多世界冠军。您那时已经是年过五旬的人了,怎么还能有这样的斗志?
    夏:很简单,我就是要证明自己,咬着牙坚持。因为你不挑战,就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能力,多少潜力。
    记者:去年您终于成功登顶珠峰,站在山巅那一刻,您心里在想什么?
    夏:以前登珠峰前会想象,如果登上去了要怎么摆造型,会怎么兴奋。但这次真登上去了,就是很简单地想着:终于上来了,我这40多年来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在山顶的时候我哭了,但我掉眼泪不是因为登顶,而是想到了家人,这40年来,他们一直支持我去为梦想努力,而我却很少考虑他们的想法,那一刻我感到内疚和亏欠,就忍不住流泪了。家人当时通过电话祝贺了我,说“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记者:有登山家说,“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就在那里。”那您的登山理由是什么?挑战完珠峰,以后还要继续登山吗?
    夏:登上顶峰固然开心,但当我在路途中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继续向前迈进的时候,反而会更开心。我的下一个目标是攀登七大洲的最高峰和南北极。
    记者:《开学第一课》播出后,您成了很多观众的偶像,生活有没有因此发生变化?
    夏:就是在路上被很多人认出来,问我是不是那个登珠峰的人,然后拉着照相什么的。
    记者:您是一个在“鬼门关”前走了几趟的人了,一辈子活了普通人几倍的容量。
    夏:我认可你这句话,我觉得人这一生如果活得充实,有意义,那他就没有白活。人这一辈子,金钱和名利都不重要,但如果没有理想,就白活了,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