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属水的武汉广告:腰痛 血尿 警惕患上肾结石因为一个人爱上一所校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20版 乡情乡愁
·图文:属水的武汉
·广告:腰痛 血尿 警惕患上肾结石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所校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20 乡情乡愁 2019.9.11 星期三

图文:属水的武汉
    长沙彭见明

    我家门口的无名小河,一滴不剩地流进了汨罗江。汨罗江不大,却是一条很有分量的河,诗人屈原和杜甫,都选择了在这条江边安顿最后的生命。
    汨罗江往西行走百多里,汇入了洞庭湖,出洞庭右拐东行几十里,汇入长江。在沿江的城市中,我真正想要去看看的是武汉。在我开始学地理课时,我知道了有个大城市叫武汉,但那时武汉在我的印象中不叫武汉,叫汉口。我知道有个叫汉口的大地方,与我的老祖父有关。我老祖父57岁那年,我妈生下了我,于是他很年轻就做了老祖父。在我开始学地理课的时候,有乡间长者告诉我,说我老祖父30岁时,就带着一支船队,把山里特产棉布、茶油和茶叶生意做到了汉口,甚至传说我老祖父在汉口赫赫有名的汉正街置买了房子。但我老祖父自日本军队入侵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外做过生意。他是个不露锋芒不显摆的人,从来没给家人讲过当年带着船队劈风斩浪下汉口的威猛经历。
    我20岁的时候,随剧团在南昌学戏,匆匆忙忙把该我做的舞台布景方面的活尽快干完,提前绕道经九江,逆长江而上坐了一个晚上的船,专程来看传说中的汉口,尤其是试图在感觉上去寻找一点老祖父的威猛足迹。
    我第一次到武汉,首选是看汉正街,这个首选项目与我老祖父有关。其次是看武汉长江大桥,被毛主席盛赞的中国第一桥,是必须要去朝拜的,有了这样的桥,我家乡的生意人,再也不要像我老祖父那样风雨兼程驾着船走半个月水路到汉正街了。我当然是要整理衣冠在桥头留影并写好邮寄信封的,这是件庄严的事情。我那个几十万人的县份,自建桥以来,能在此留影的,不过是百把几十号人吧。然后我要在江边静坐看水,分享我家乡小河流过桥洞的愉悦。然后是看东湖。东湖水有我家乡的小河水和井水那么清,在这么大的城市里还能看到这么清的水,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何况,毛主席来武汉时就住在东湖边,毛主席还写下了游长江的诗,所以来武汉是必要看长江和东湖的,看水之意何在水?
    现在有了“百度”真好,几乎可以不要读大学了,国内外种种知识应有尽有,不懂的都可以去问“百度”。但物极必反,关于武汉的前世今生、古今人物、文章雅事、沧桑巨变、风景名胜、各行各业、市井习俗……无一不有详细记载,这就把试图描写武汉的写手的路给堵死了,你还来不及引经据典、抒发感慨,读者一翻“百度”早已熟知。留下我写武汉的惟一本钱,也就只是我与武汉的微薄联系:一是我家乡小河的水流经此地。二是汉正街曾经有过我老祖父的贡献,武汉昔时的长者,有不少人穿过我老家的棉布织的衣,喝过我老家的茶叶,吃过我老家茶油炒过的菜。
    武汉是属于水的。黄鹤楼上有一匾,谓《气吞云梦》,有学者认为,云梦便是远古的“云梦泽”,那时还没有洞庭湖、东湖、洪湖、汤逊湖、梁子湖、牛山湖、武湖、金洲湖、仙岛湖等等等等大小湖泊的美丽称谓,各路诸侯皆为云梦泽水族中一员,洞庭湖到武汉200多公里,武汉到洪湖100多公里,如此辽阔地域,皆淹于云梦泽泱泱900里水草波涌之中。经久远的河道淤积、改道,高处,成全了现在的大武汉,低处,留下了140多个大小湖泊,作为远古泽国的音容存留于世。
    武汉为长的东湖大哥有多大?比历朝历代人文光芒四射的杭州西湖,大了五倍。建国后毛主席光临东湖44次,接待过64个国家的94批外宾,国内能享受如此殊荣的湖泊,惟此独家。武汉景观万千,惟东湖我每次必游,乐此不疲。第六次重游,走的旧道,已是修缮一新,而且有了她正式而会传世的大名:“习莫小道。”小道可不小,留下了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几代领导人的坚实足迹,夯实了这条小道与碧水蓝天江河日月共荣共生的永恒。
    长江与汉水,两条显赫的大河,奢华地齐齐穿城而过,无数河渠港汊池塘如众星簇拥,城在水中,水在城中,相依相存,血肉丰满,武汉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无与伦比的水城,因水造城,因水得福,是财富之城,更是诗性之城。时下,以浪漫和文化为傲的法国人,实在是经不起诱惑了,要在这水城中与中国人合写一首令世人瞩目的诗篇了,美其名曰:中法生态园。武汉可以自信放言:我不生态谁生态?
    水与国民生计、社会繁荣、万物枯荣的关系,不必再用什么文字来表述了,水分分秒秒滋润着万物众生,无须谁来讲述她的重要。我老家的山里,水不丰沃,不可与武汉一个小池子相比匹,所谓“易涨易退山中水”,不耐旱。正因为缺水,就崇拜水,视水为神,坚信水会生财,也能聚财。凡乡人盖房选址,要么靠河要么傍塘,无河无塘,也要在屋旁挖口井,若无水源养井,便要添置个水缸装满雨水,表示沾了水之福气会带来财运。
    武汉遍野是水,无异遍地黄金。中国有两个城市被人们习惯性的叫“大”,一是大上海,一是大武汉,不仅是地盘大,人多势众大,更是实力和发展空间大。《气吞云梦》的牌匾,就一个楼宇而言,口气就显得大了些,是承载不了的,如何吞得下碧水千里?当然,挂在武汉,就挂得住了。

    此去经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