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3男子带着的女婴脐带都未剪掉荒郊密林里豪赌 一天输赢上百万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0版 视点
·图文:3男子带着的女婴脐带都未剪掉
·荒郊密林里豪赌 一天输赢上百万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10 视点 2019.1.11 星期五

荒郊密林里豪赌 一天输赢上百万
十堰警方侦破部督特大流动赌场案
    楚天都市报记者关前裕通讯员刘英杨启帆

    日前,一个长期盘踞在十堰的猖狂赌博犯罪团伙,被公安机关一举铲除。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50余名,刑事拘留54人,行政处罚100余人,收缴赌资80余万元,扣押车辆12台。
    1月8日,该团伙55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被移送起诉。据悉,这是十堰市近十年来破获的最大一起流动赌场案。

    特大赌场浮出水面

    2018年3月,一名妇女到十堰市公安局张湾区分局控诉丈夫好赌成瘾,尤其近两个月来,整天跟朋友到郊区山林里赌博,欠下几万元高利贷,民警遂展开秘密调查。
    该女子的丈夫告诉民警,他是被一个牌友拉去的。每次都有赌场专用的面包车接送,每次赌博都在不同的地点,地跨十堰市东西两城,且多在一些偏僻的山林里,场内有专人放高利贷。
    经过连日走访摸排,民警发现,确实有一伙可疑人员,不时流窜到十堰市柏林镇白马山、汉江街办刘家村等偏城郊,组织人员聚众赌博。于是,张湾公安分局迅速成立“3.27”赌博案专案组进行侦查。
    随着侦查深入,民警愈发感觉到,这些赌博犯罪嫌疑人十分狡猾,作案手段新颖且私密。
    他们采取“游击”战术,打一枪换一地,从不在同一场地连续组织赌博2次以上。每次都会提前踩点、清场。多选择在人烟稀少的深山密林,或废弃的厂房中,周围地形错综复杂,隐蔽性和流动性很强。
    在通往赌场的主要路段会有明哨或暗哨望风。站岗人员个个都配有对讲机,一旦发现任何风吹草动或可疑之人,立即通过对讲机,通知场内赌徒逃离。他们“营业时间”不固定,大多在深夜或者凌晨开赌至次日清晨。往往都是在临近开局时,才以微信或QQ形式,通知赌客们集中的时间及乘车的地点,且多使用暗语。

    布控撒网直捣赌窝

    不过,经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一个以李某、代某为幕后老板的聚众赌博团伙,逐渐进入专案组的视线。随之,该团伙的组织结构、层级关系、活动脉络等情况被逐一摸清。
    由于赌场位置变化不断,组织架构复杂,涉案人员及窝点众多而分散,且沿线设有多道关卡哨岗,所以要想抓到现行,实乃困难重重。
    专案组调取了十堰市近三年来的涉赌警情认真分析研判,兵分多路固定证据。密切谨慎地关注着该团伙的活动轨迹,紧盯暴露出来的骨干成员,最终确定了赌场开设的位置和时间段。
    2018年6月27日晚,时机成熟。专案组全面布控,在张湾区黄龙镇一处不起眼的民宅,对该赌博团伙集中围剿。
    6月28日凌晨1时许,在野外秘密蹲守6个多小时后,50余名全副武装的民警,在夜色的掩护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大门紧闭、嘈杂声四起的农宅,成功抓获李某、王某等10余名组织开设赌场的犯罪嫌疑人及30余名赌徒。
    随后,余犯代某、杨某等人也一一抓捕归案。

    家族式“股份制”管理

    30岁的李某是十堰张湾区黄龙镇人,与鲍某东系表兄弟关系。二人平日游手好闲,混迹各处赌场赌博。2017年6月,李某向鲍某东提议,想通过开设赌场来牟取暴利,二人一拍即合。
    他们邀集了亲友、牌友入伙,先后在十堰城乡接合部的多处民宅,采取扑克牌玩“百家乐”比大小的方式开设赌场。
    为让生意持续兴隆,他们通过各自身边的亲友相互引荐,不断网罗大量社会闲散人员参与其中,逐步形成了一个组织严密、结构鲜明、分工细致的特大赌博犯罪团伙。
    有人负责寻找场地;有人负责联系赌客;有人负责发牌、放码;有人专职记账;有人为赌场接送赌客;有人在赌场周围放哨巡逻……整个环节颇具规模。
    他们中,有的是夫妻、有的是父子、有的是亲兄弟、有的是情侣、有的是叔侄……所有人实行“股份制”管理,每名“股东”“各司其职”,形成一条龙式服务、产业化经营,赚到的钱大家按比例分红。

    步步引诱钓人入局

    在拉客参赌的同时,李某等人通过分红、放水、发工资等形式,让部分赌客卷入其中成为“股东”,促使赌局得以不断延续。如赌客易东(化名)原本是个家境殷实的小老板,被朋友带进该赌场,短短几个月便输掉200多万元家产,并抵押了两台价值30余万元车辆。因担心易东心生报复,也为了吸引其继续参赌,场主代某便将易东吸纳为股东。每场赌博结束后,都会向他发放几千元分红,从而使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据统计,该团伙陆续在湖北十堰、河南淅川、陕西漫川等地累计开设赌场140余场次,涉案资金达1000万以上。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深挖侦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