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3男子带着的女婴脐带都未剪掉荒郊密林里豪赌 一天输赢上百万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0版 视点
·图文:3男子带着的女婴脐带都未剪掉
·荒郊密林里豪赌 一天输赢上百万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10 视点 2019.1.11 星期五

图文:3男子带着的女婴脐带都未剪掉
反常行为引出跨省贩卖婴儿大案
    图为:黄某某辩称婴儿是捡来的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咏通讯员朱道全师亲

    许广高速鄂豫省界上,执勤高警对车辆例行检查时,发现一辆车上有3名男子,带着一个脐带都未剪掉的婴儿。反常行为引起高警警觉,由此,牵出一桩跨省贩卖婴儿大案。
    1月6日,随着这个团伙的“上线”沈某某在云南落网,这个跨省贩卖婴儿的完整利益链浮出水面。

    脐带未剪婴儿牵出贩婴大案

    2018年12月14日,许广高速鄂豫省界收费站随县段,车来车往,十分繁忙,湖北省高警随县大队民警正在这里执勤。
    下午5时许,一辆银灰色浙江牌照的轿车驶入收费站,执勤高警对该车辆进行例行检查发现,车内坐着的3名青年男子神情紧张,一男子怀里竟抱着一名婴儿。
    令民警吃惊的是,经检查,该婴儿应该出生不久,半截脐带还在肚子上。
    民警询问孩子是谁的,其中一男子黄某某说,是在云南省文山一个公园捡的。在民警进一步询问孩子是什么时候捡的,如何捡的时,3人的回答不一致,遂将他们带至随县公安局淮河派出所留置,并对几人手机进行检查。两名男子张某和刘某的手机没有查出什么,而黄某某称手机在云南被偷了。
    因询问疑点重重,民警怀疑黄某某可能把手机扔在某个地方。12月15日,民警调取高警大厅的监控视频,发现黄某某趁民警不注意,把手机塞到大厅的饮水机后了。
    民警找到黄某某手机后,发现里面黄某某与云南文山沈某某的聊天记录,有关于婴儿的身体和价格的情况,以及与河北省定州市的“下线”崔某某,关于婴儿在当地售卖的记录情况。
    在证据面前,3名男子对跨省贩卖婴儿的罪行供认不讳。

    贩卖的最小女婴出生才3天

    2018年11月30日,黄某某邀约张某、刘某一起到云南省去贩卖婴儿。此前,黄某某已与云南的上线沈某某联系好。
    12月初,3人从河北定州驾车到云南省文山砚山县那酒镇与沈某某会面,先在当地游玩了几天。12月13日,沈某某就将三人带到大山里面一住户家中以2.4万元的价格购买一名女婴。交易成功之后,黄某某等人驾车回河北途经随县,被高警随县大队现场查获。
    随县公安局高度重视,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工作。经查,黄某某曾多次从“上线”沈某某手中购买婴儿。
    12月23日,专案组一行7人远赴河北,将同案的另两名嫌疑人抓获归案。12月29日,河北一名嫌疑人投案自首。1月6日,云南的上线沈某某落网。截止1月6日,随县公安局已抓获系列拐卖儿童案嫌疑人7名。
    这7人中,黄某某负责从云南“上线”沈某某手中接取被卖婴儿,再通过发展下线介绍人,将这些孩子贩卖到河北定州、石家庄等地。张某、乔某、刘某都是黄某某雇请的帮忙运送婴儿的,包吃包住,运送一次一人可得1000元。
    而崔某某、赵某和苏某,都为黄某某的下线。每次黄某某从云南将孩子抱回来后,黄某某就联系他们,在得知乡里乡亲、熟人有想要买小孩的想法,这些线人就在中间奔走,把小孩介绍到买主手里。交易一个小孩,“下线”可从中获利10000元左右。
    2018年11月3日,黄某某花3万元从沈某某手中购买一名女婴。返回河北省定州后,黄某某就联系崔某某转卖,崔以6.3万元的价格购买,并以7.6万元的价格转手。
    民警调查发现,这个团伙作案3起,贩卖4个女婴,最大的出生10天,最小的出生仅3天。

    拐卖团伙7人全部被刑拘

    昨日,随县公安局办案民警向楚天都市报记者介绍,在这起特大拐卖儿童案件中,拐卖团伙分工明确、利益链条分明,有与外省人贩子联系的接头人、有跟买方接触的介绍人,还有专门为团伙成员提供食宿等帮助,不同分工从中获利程度各不相同;而收买婴儿的买方大多住在河北定州农村一带,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小孩,想买个孩子抚养。
    43岁的河北定州人黄某某,此前在定州当地开有一个废旧轮胎加工厂,张某、乔某、刘某都在他厂里打过工,彼此比较熟悉。2018年7月因为环保问题厂子关停,欠了不少债。
    在办厂做生意期间,黄某某曾经认识一个绰号为“胖子”的人,知道他是从事贩卖婴儿生意的。在他的介绍下,认识了云南的上线沈某某。沈某某以前贩卖婴儿被公安机关处理过,出狱后仍不改,继续贩卖婴儿获利。此时,债务压身的黄某某想到贩卖婴儿来钱快,便联系沈某某,做起了贩卖婴儿的违法生意。
    目前,参与贩卖婴儿的团伙7人已经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的办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