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最懂美国史的那个中国老人走了公 告情亦缘品牌婚介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7版 人文周刊·关注
·图文:最懂美国史的那个中国老人走了
·公 告
·情亦缘品牌婚介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7 人文周刊·关注 2018.11.11 星期日

图文:最懂美国史的那个中国老人走了
著名历史学家、武汉大学教授刘绪贻去世 享年105岁
    □楚天都市报记者柯称通讯员吴江龙

    他是学生心里的常青树,他是好友眼中的倔老头,他是后辈口中的老顽童……昨日上午,我国著名历史学家,美国史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刘绪贻(如图)去世,享年105岁。“父亲历尽坎坷,却也未留遗憾,走得很安详。”刘绪贻的长女刘东教授说,她从医院回家后,又把父亲的30多本著作整理了一遍,感觉他并未走远。

    怀揣中国心,研究美国史

    刘绪贻1913年5月13日出生于黄陂,1936年以优异成绩考取清华大学公费生,1945年初获湖北省公费资助,进入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学习。1947年回国后,他在武汉大学教授社会学课程,1964年重返武大执教直至离休。
    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后,特别是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刘绪贻的美国史研究迈入春天。当年,他和南开大学著名史学大家杨生茂被推选为六卷本《美国通史》的共同总主编,刘绪贻亲自领衔主编第五卷《富兰克林·D·罗斯福时代》及第六卷《战后美国史》。最终,历经24年完成的《美国通史》丛书成为中国美国史研究的扛鼎之作,至今仍是研习美国历史和美国问题者的必读之书。
    1988年,刘绪贻得到美国新当选总统亲笔签名授权,由他主译《走向未来——乔治·布什自传》。出版当年6月,布什致函刘绪贻,感谢他“为增进中美两国之间的了解所做的努力”。
    刘绪贻一生坚持研究美国史,在为罗斯福新政“翻案”和冲破禁区研究战后美国史的过程中,都展现了一位历史学者的勇气和风骨。“美国史也好,罗斯福新政、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帝国主义论也好,这一切都与中国密切相关,都落脚到中国。”学者姜弘曾这样评价。

    长寿秘诀就是豁达开朗

    “豁达、开朗、睿智,好像从我认识他起,他就像停留在了七八十岁的年纪。”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潘迎春说,从她第一次见到刘老至今已经近30年,刘老乐观的生活态度和严谨的治学态度一直影响着自己。潘迎春参与筹办了刘绪贻80岁、90岁、95岁和100岁寿诞,但在她眼里,这个长者比很多年轻人心态都好,一直保持着好奇心和求知欲。“也许是脑子越用越好吧,前两年他身体状况好时,意识还非常清醒,还在逐字逐句的修改自己的自传《箫声剑影》的下册。”潘迎春说,老人家退休后一直笔耕不辍,到了百岁高龄时仍关注时事,不仅能用电脑,还会发电子邮件。“伟大的父亲,坦荡的君子,正直的学者。”刘绪贻的长女、武大退休教授刘东这样评价父亲。她说父亲一生扑在学术上,生活上非常随性,晚年生活也是想吃就吃、想玩就玩,对名利更是淡泊。“学生们每次给他办寿诞,他都要求只谈学术不谈祝贺,到最后生日宴都办成了学术研讨会。生前他也要求后事一切从简,我们按照他的意愿,家中不设灵堂,今天已经婉拒了多位想来慰问的学界人士。”
    “野老丹心一放翁”,这是刘绪贻百岁生辰时,弟子和好友为他编撰的文集名字。愿这位豁达的“老顽童”,在远方依旧快乐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