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在此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6版 视界
·古琴在此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6 视界 2018.11.11 星期日

古琴在此
爱好古琴是种什么体验
    □楚天都市报记者徐颖通讯员张薇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

    高山流水遇知音,武汉古琴文化源远流长。“古琴在此,以一千年为弦,一滴泪染我当时青衫……”今年的爆红歌曲《在此》中的第一句,也以“古琴在此”开头。
    最近几天,武汉三镇被琴音环绕。11月8日晚,琴台音乐厅举行中国古琴名家名曲音乐会;9日晚,非遗双绝昆曲与古琴在武汉剧院跨界上演;10日晚,武汉三镇同时举办十场“古琴之夜”雅集活动。这是第七届琴台音乐节古琴板块的系列活动。
    楚天都市报记者在现场见到了许多爱好古琴的中老年人,也见到了许多80后、90后。古琴相较于古筝更古奥难学,他们却一入琴门不回头,“学习古琴可以修身养心”,“弹奏古琴,是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成为他们的爱好古琴的理由。

    学古琴是为了修身养性

    琴人“武虎尚笑”今年50岁,是一名公务员。楚天都市报记者在8日晚琴台音乐厅《中国古琴名家名曲音乐会》上碰到他。谈起当晚由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师、跨界演奏者巫娜带来的一曲《乌夜啼》,他说,以前听巫娜的古琴演奏碟,听她弹《酒狂》就像喝了酒大醉一场,而这次现场听她弹《乌夜啼》,就像喝了另一种酒,也让人沉醉。“武虎尚笑”说,他学习古琴两年了,“与一些追求音乐考级的人不一样,我学琴完全是修身养性。不追求刻意追求复杂的曲子,两年下来也学了七八首。”他说,周末或节假日在家,净手弹奏一曲古琴,世界就只剩下自己聆听自己的心声,这种感觉特别好。
    有时候,跟朋友一起出去钓鱼,他也带上古琴,朋友钓鱼时,他在一旁弹奏《关山月》《阳关三叠》《秋风词》……遇到中秋、重阳等传统节假日,琴友们便在一起以茶会友,以琴会友。这次的琴台音乐节古琴系列活动,他连日来都没有落下过,“因为这对于琴友们来说太难得了。”他说,“我建议武汉因地制宜首创一个全国古琴文化节。”

    古琴雅集是小众乐乐

    武汉城市职业学院旅游管理专业负责人黄丽,是一名80后古琴爱好者。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一曲简单的《秋风词》,便能沉醉在秋风明月之中;一曲古琴版《沧海一声笑》重温经典中经典,一起笑傲江湖……在黄丽的微信中,大多数都是关于古琴的鉴赏心得。
    黄丽说,“一天不弹上一曲,感觉身心都不能合一。如果出差在外,离开了古琴,更觉得不自在。”黄丽说,相较于古筝,她更喜欢古琴的音色。古筝悦人,古琴悦己。古人造琴就是仿照人的形态,头、肩、腰、臀各个部位……弹琴时,琴人坐在琴的四徴与五徴之间,对应的是人心脏的位置,弹奏时人与琴心心相印,其实也是琴人与自己的对话。
    你心目中会弹古琴的人是什么形象?气质如兰,温文尔雅,气度不凡?在黄丽这些学琴的人看来,表面上确实是这么回事,但私底下练琴的人都有一些奇特的“病症”,比如多动症,不时地抖手指抖手腕,勾、挑、吟、猱、绰、注……一刻都停不下来。但黄丽他们坚决表示,虽然有此病症,但“拒绝服药,无需抢救。”
    很多人觉得古琴雅集很神秘很吸引人。在黄丽看来,雅集,不是众乐乐,不是独乐乐,是小众乐乐,是十几或几十个人,在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下,因琴结缘的聚会。“很多琴友,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和真实姓名。大家在一起没有利益纷争,就是倾听彼此的琴声和心声,这就回归到了知音的本质。”

    武汉古琴爱好者至少数千人

    古琴文化热,近几年来兴起。但不少爱好者都反映,要找到一个具有相当水准的古琴老师好难。
    武汉音乐学院教授丁承运,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他打谱并发掘了《神人畅》《白雪》《六合游》《流觞》《南风畅》等多首古曲,在古琴艺术届享有声誉。
    丁承运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说,古琴文化与市场结合之后,的确存在良莠不齐的现象。相对于越来越旺盛的社会需求,古琴教学的师资力量比较薄弱。古琴学习,就像是小孩子刚开始学拿笔拿筷子,若一开始就错了,后面形成了习惯,很难纠正。他说,他所熟悉的武汉有相当水准的古琴老师,也就五六位。但武汉光高校里古琴社团聚集的古琴爱好者,加起来就有一千多人,再加上社会上爱好古琴的人,可能有数千人。
    丁承运说,“作为古琴传承人,我们一方面走近各高校讲古琴公开课,一方面正准备做古琴网络教学互动的平台,这样可能会惠及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