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揭开“全能神”邪教真面目4名考生试卷和答题卡未被调包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版面概览
 第16版 时事
·图文:揭开“全能神”邪教真面目
·4名考生试卷和答题卡未被调包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16 时事 2018.8.13 星期一

图文:揭开“全能神”邪教真面目
以“神”的名义敛财 仅5个月向境外转移资金1.4亿
    图为警方缴获的纸条和存储卡。信徒传递信息需由人工传纸条完成,重要信息用加密存储卡保存
    图为警方缴获的“全能神”书籍和光盘
    图为信徒传递“祭物”时的起誓书

    据新华社电经过缜密侦查,黑龙江警方于2017年6月在大庆市收网,破获一起在东北地区流窜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案,抓获“全能神”邪教人员在东北地区的头目和多名骨干。2018年7月31日起,这起“全能神”邪教人员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案件在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全能神”邪教给信徒家庭带来了怎样难以治愈的创伤?邪教组织如何一步步给信徒洗脑?近日,记者深入采访公安机关办案民警和相关人员,了解案件有关情况。

    毒害人心:蛊惑信徒弃绝家庭

    “如果父母人不咋样,老拖累你信神,老拖累你尽本分,拦住你信神,你该怎么办?这时候就该弃绝了。”“全能神”邪教“讲道”录音中如此宣扬。“别的不说,就说让人妻离子散这一点,这教真是邪恶。”这是办案民警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妈妈不在都不是家,有妈妈才是家。”面对记者,安徽的信徒家属宋某哭成了泪人。她原本有一个开朗善良的妈妈,2012年妈妈信“全能神”教后,开始到处宣扬世界末日,后来在2014年招远故意杀人案后出走。“我当时就要临产了,妈妈变得多狠心才会这样!”宋某说。“妈妈走了这3年,我在努力学着忘记。”来自山东的走失信徒的儿子哽咽着告诉记者。“自从信了这教,吵嘴、打架、哭哭啼啼就成了常态。”同是出走信徒家属的班某说。为了找回妻子,他加了好几个寻找走失信徒的微信群、QQ群,有的群里有上千人。
    在给信徒家属带来巨大痛苦的同时,“全能神”邪教给信徒们带来了什么?“全能神”在东北的某负责人,每月“组织”给她的工资才70元。“我恨死这邪教了,因为这,我连孩子都没有。”一位信徒告诉记者,“全能神”教宣扬生孩子就像生一群小魔鬼,吓得信徒不敢生育。

    头目起底:2000年已潜逃至美国

    “全能神”邪教头目赵维山视信徒为工具,能为其“打工”就有价值,一旦没有使用价值就被无情抛弃。2017年,因有信徒生了场大病花了一笔钱,赵维山十分生气,指令把在异地活动的50岁以上和有病的信徒都“打发回家”。
    这个众多信徒为之抛弃家庭的邪教创始人赵维山,是何许人也?
    根据公安机关掌握的情况,赵维山,1951年生人,1985年非法建立“永源教会”,于1989年加入“呼喊派”,自封“能力主”接受信徒膜拜。1991年,“永源教会”被依法取缔,赵维山抛弃妻子逃至河南、山东等地继续进行邪教活动,后与比其小22岁的杨向斌结识并姘居,于1995年生下一子。自1993年夏天开始,赵维山开始宣称杨向斌为“全能神”,是“女基督”,赵维山自封“大祭司”。2000年,赵维山携杨向斌潜逃美国。
    从赵维山亲属的叙述中,我们更能看到他是怎样的一个人。赵维山的前妻说:“我觉得他就是个普通人,和旁人没啥两样。”赵维山的姐姐更是直言,赵维山是有点小聪明,但没用在正地方。“坑害百姓是最大的犯罪,那些信徒受他蛊惑,分不清对错,乱信。”

    精神控制:不让信徒用手机看电视

    据警方介绍,“全能神”教拉拢的多数对象有以下几个特点:文化程度不高,家庭多有变故,女性占大多数,原来就有一定的宗教信仰基础等。“‘全能神’教对人的蛊惑是层层递进的。最初宣讲的也是基督,后来逐渐偷换概念,把人的视线转移到‘全能神’。”
    黑龙江公安机关一位办案负责人说,“最初进入门槛也是较低的,有钱没钱无所谓,参加聚会也没有强制要求。但是一旦信奉了,就会被要求为神做工尽本分、讲奉献,并且发毒咒、离家出走等。赵维山说对神不能有半点质疑和背叛,否则就是对神不敬,死后灵魂还要受到惩罚,这种恐惧是难以想象的。由此,‘全能神’教实现对人的高度精神控制,让人无法自拔。”
    办案民警介绍,“全能神”邪教还有其他控制信徒精神的方法,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不让用手机、看电视,甚至读小说都不行,要读,也只能读所谓神的书;给信徒看一些自制的影视片洗脑,内容多为信徒假扮的警察刑讯逼供,以及地震、海啸等灾难的内容。

    大肆敛财:5个月转移资金1.4亿元

    借邪教敛财也是“全能神”教的一个显著特征。据曾经负责转钱的信徒张某介绍,“信徒还要对‘全能神’讲奉献,说白了,就是要心甘情愿地向组织交钱,奉献得越多,就被认为是离神越近。”当需要钱的时候,相关负责人就会以交流教义的名义,把信徒聚在一起,劝说其上缴“奉献”。“这些钱只有少部分用于日常开支,绝大多数都要汇到境外,这是神的祭物,是绝对不能动的。”张某说。曾有信徒侵吞了组织的80余万元钱款,为了追回钱,邪教组织还指使信徒假扮警察上门恐吓敲诈。
    记者了解到,张某等信徒们的日常吃穿都是非常艰苦的,经常捡菜市场的烂菜叶做着吃,还有一些岁数大的女信徒在出门时宁愿步行、骑自行车,也舍不得花费坐公交车的1块钱。
    而远在美国的赵维山等人,却享受着极度奢华的生活。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他在美国的多处豪华别墅中操盘,指挥转移巨额“奉献款”到美国。查缴的“全能神”邪教内部文件显示,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东北地区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就向境外转移资金1.4亿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