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敢冲敢为的“敢哥”倒在岗位上广告:湖北日报新闻客户端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3版 人物
·图文:敢冲敢为的“敢哥”倒在岗位上
·广告:湖北日报新闻客户端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3 人物 2018.6.15 星期五

从警30多年仅请过一次年休假 身体不适仍坚持工作
图文:敢冲敢为的“敢哥”倒在岗位上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吴敢元生前工作照
  图为吴伊凡在整理父亲的荣誉证书

  □楚天都市报记者廖仕祺 通讯员杨冰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

    “和敢哥一起共事了20多年,没想到前天早上一别竟成了永别。”接到同事吴敢元离世的噩耗,江汉二桥街派出所民警李军红了眼眶,至今都不愿意相信那个“敢打,敢冲,敢为”的敢哥就这么离开了。
    今年53岁的吴敢元1986年从警校毕业后,来到汉阳公安分局江汉二桥街派出所工作,这一扎根便是32年。6月13日上午,连续工作19个小时的吴敢元因身体不适被送到武汉市第五医院,经抢救无效于当日22时离世。

  身体不适仍坚持值夜班 
  凌晨三点还在处理纠纷

    江汉二桥街派出所位于城乡接合部,调解纠纷量较大,每次轮班民警都得从当天早上8点半一直工作到第二天下午五点半,每个班次一般有两名民警值守。吴敢元负责的小组一共有4名成员,李军和他搭档值守了近8年。
    6月12日早上,吴敢元和往常一样早早便来到了派出所上班,李军发现他脸色不是很好,“敢哥,是不是有点不舒服?”“这段时间胃有点不舒服,等周五轮休的时候去医院看看。”面对好搭档的担心,吴敢元却表现得很轻松。
    两人刚一到岗,报警便接连不断。上午10点左右,收破烂的方爹爹放在板车上的一把菜刀突然弹起,将一名路人的手筋弄断了,对方家属不依不饶,提出要方爹爹赔偿上千元医疗费,但方爹爹表示自己实在困难,只能拿出800元的赔偿。担心如果没有第三方调解,双方容易形成冲突,吴敢元和李军一直不停地做双方工作,最后双方终于达成协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时已是晚上8点。
    没有片刻休息,两人又开始了晚上的清查巡逻工作,回到派出所已是凌晨。李军几年前做过心脏瓣膜手术,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每次搭班吴敢元都很照顾这个好兄弟,“你赶快去休息吧,晚上要是有什么事我来处理。”直到前日,李军才知道值班当晚凌晨三点半,吴敢元还悄声起来处理了一起纠纷。“这么多年敢哥一直都特别照顾我,生怕我没休息好。”说到这里,李军又忍不住湿了眼眶。
    6月13日早上八点半例行点名之前,吴敢元面色不好,他对李军说:“一会儿点名帮我说一声,我这会儿有点不舒服,先回寝室休息一下。”李军怎么也没想到,这竟是吴敢元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随后,吴敢元因腹部剧烈疼痛被送到武汉市第五医院救治,医院诊断为胃出血,需住院治疗。当晚8时许,他突然昏迷,经抢救无效于当晚10时去世。
    据同事李梦涛回忆,从5月底开始,吴敢元就几次说过胃不舒服,但工作太忙,他一直没有去医院看病。6月12日晚值班时,他腹部疼痛难忍,仍一直坚持值班,照常接出警。

  “敢哥”敢为敢冲敢打 
  吃苦耐劳办案是把好手

“基层派出所刀光剑影的机会并不多,但吴敢元是我们所的英雄。因为英雄,不仅是在刹那间的生死抉择,也是经年累月的坚守。”昨日,江汉二桥街派出所所长黄旭光对记者说。
    1986年,吴敢元初到江汉二桥街派出所时,派出所刚刚成立不久,吴敢元是所里名副其实的元老级人物。“当时派出所的牌子还是敢哥去扛回来的呢!”比他晚一年进所的李昌军告诉记者,由于当时刚建所,人手有限,吴敢元主动承担起了司机的工作。
    在吴敢元的小组成员李梦涛眼里,吴敢元就和他的名字一样“敢打,敢冲,敢为”。2006年,在抓捕一名吸毒人员的过程中,嫌疑人从一个很高的台阶跳下,冲在最前面的民警老高紧跟着跳下却不慎滑倒,跟在后面的吴敢元没有片刻犹豫就跳了下去,虽然也摔倒在地,未能完全控制嫌疑人,但为其他同事争取到了宝贵时间,将嫌疑人制服。吴敢元和老高却因为腰椎骨折,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这也是吴敢元从警多年最长的一次病假。
    在李梦涛看来,吴敢元不仅是个吃苦耐劳的好大哥,还是个办案能手。5月31日,派出所抓了13名聚众赌博嫌疑人,但只有3人招认,其余10人均借口称只是去赌场找人,让讯问工作一度陷入僵局。面对这一情况,吴敢元各个击破,与嫌疑人大打心理战,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开始逐渐崩溃,有8人认罪,最后通过辨认,13名嫌疑人被全部行政拘留。当日凌晨两点,刚送走这13名嫌疑人,吴敢元又马不停蹄地处理了一名吸毒人员。“那天敢哥连轴转了20多个小时,中午只喝了一碗稀饭。”

  女儿眼里父亲一直很忙
  遗憾再没机会多尽孝心

  “想着等爸爸退休了,就能陪他和妈妈旅游,没想到再也没这个机会了。”14日下午,在派出所的民警宿舍里,吴敢元的女儿吴伊凡一边整理着爸爸的警服,一边唏嘘地对记者说。
    上次来父亲的寝室,还是吴伊凡上小学的时候,没想到这么多年了,父亲的寝室还是老样子,一个丢了杯盖的搪瓷杯,父亲至今还坚持在用。
    吴伊凡今年25岁,在她的印象中父亲只请过一次年休假,还分了两次用,一次是陪她考研,一次是作为考上研究生的奖励,带她和妈妈一起去桂林旅游。
    虽然工作繁忙,吴敢元在家时间十分有限,但吴伊凡总能在点滴小事中感受到父亲的关爱。吴敢元每次值完班回家时,妻女大多时候都已入睡,但父女之间却有着不用说的小默契:如果遇到不会做的作业,吴伊凡便会将作业本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吴敢元看到以后便会在第二天早上为女儿讲解作业里的难题。
    今年6月,吴伊凡即将从武汉工程大学城市规划专业研究生毕业。研究生实习期间,吴伊凡用实习薪水为父亲买了一个剃须刀,这也是她送给父亲唯一的一个生日礼物。“多希望爸爸还在,能用我的第一笔工资孝敬他呀!”摸着爸爸寝室里的一块块奖牌和奖状,吴伊凡强忍着泪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