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李女士难忘21年前的救子之恩广告:湖北日报新闻客户端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4版 温箱边的守望者
·图文:李女士难忘21年前的救子之恩
·广告:湖北日报新闻客户端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14 温箱边的守望者 2018.6.8 星期五

本报连续报道武汉儿童医院大医精诚引发关注
图文:李女士难忘21年前的救子之恩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新生儿内科医护人员为患儿检查病情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迅陈媛通讯员王琛高琛琛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

    “21年前儿子出生当晚就病危,多亏转到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科,刘汉楚主任、曾凌空医生及时找到了病因,救了孩子一命。”李女士看到本报连续报道后,昨日专程打来热线电话说,这么多年来,医护人员一如既往地在为抢救新生儿殚精竭虑,令她感到非常感动。还有不少患儿家长告诉记者,新生儿内科的医护人员们不仅救治患儿的疾病,还为贫苦患儿募集善款,解决孩子治疗的后顾之忧,“让患儿家长感到既温暖又幸福,他们真的是一群充满爱心的天使。”

    难忘当年救命之恩 病危患儿如今长成帅小伙

    “我的儿子也在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科抢救过,现在已经长成帅小伙了。”昨日,李女士感慨,21年前儿子剖腹产出生,白胖可爱。可出生当晚,一吃奶就呕吐,担心是母乳不耐受,换牛奶喂养观察了3天,症状越发严重,喝水也吐。
    医生怀疑是先天性消化道畸形,下了病危通知书。李女士说,看着孩子瘦成纸片,哭得都没力气了,她忍着伤口疼痛,把孩子转到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科。“我至今还记得,当年接诊的正是刘汉楚和曾凌空两位医生。当时,曾医生还是一个20出头的小伙,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显得很稳重。记得他安慰我说:“您别太担心,我们一定尽快找到病因救孩子。”
    没想到,治疗了一天,孩子没再呕吐,一家人很意外。原来,孩子病危的“罪魁祸首”并非是消化道畸形,而是胃里呛有羊水,这不是复杂诊断,但需要丰富的临床经验,排除其他很多导致长期反复呕吐的疾病,减少不必要的检查和耽误。李女士说,孩子洗胃后开始进食。
    “我们的心情像坐过山车,孩子少遭罪,我们心里的大石头也放下了。”李女士说,护士鼓励她每天喂母乳,训练宝宝吸吮能力。毕竟母乳才是孩子最好的“营养品”,护士蹲在一旁耐心指导,孩子很快适应,躺在妈妈怀里大口吃奶,“我激动得直掉眼泪,有他们在,我就像看到了天使。”
    如今,李女士的儿子已长成了大小伙,1米8的个子,阳光帅气,目前正在美国留学。她说,月底就是儿子生日了,一定要当面向医护人员道声感谢。
    15年前,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监护室,黄先生的一对双胞胎儿子被抱进温箱。黄先生说,两个儿子出生20天时,都因喝奶被呛到,全身发紫、呼吸暂停,当即送往医院,医生确诊有缺氧缺血性脑病,上呼吸机一个多月,但因缺氧影响,担心他们日后会有脑瘫风险,治疗期间几次下了病危通知书。“曾凌空教授当时负责治疗,每天孩子的变化、生命体征、可能出现的风险都会跟我们解释清楚。”黄先生说,在长达40多天的时间,曾医生为了两个孩子费了很多心,我们当家长的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把患儿当作自己的孩子。“幸运的是,闯过最凶险的关卡后,两个儿子坚持康复治疗2年,曾医生一直很关心。”黄先生感慨,孩子们现在很健康,都喜欢IT编程,在学校获得多项科技奖,目前孩子们马上就要参加中考,曾教授特地发来消息鼓励。

    不让一个宝宝掉队 爱心援助为患儿遮风挡雨

    接触过曾凌空教授的患儿家长都感慨:“他看孩子的眼神,满满都是爱。”曾教授说,每个送到新生儿病房的孩子,都是暂时折翼的天使,我们的责任就是守护,不让一个宝宝掉队。
    去年,家住宜昌五峰的刘先生的儿子阳阳出生,奶奶看着孙子笑得合不拢嘴。可刚出生没多久,孩子连续呕吐不止,当地医院诊断为肠道狭窄及肠粘连,出生仅4天便被推进了手术室。本以为手术后病情好转,谁知阳阳38天时突然高烧不退,家人翻山越岭6个小时将他送进市区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发烧导致的颅内感染、小肠结肠炎,病重时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并住进重症监护室。经过13天抢救,孩子的命保住了,然而腹胀、呕吐的问题愈发严重。去年7月,阳阳转到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内科监护室,曾凌空教授会诊后发现,孩子是先天性巨结肠,必须尽快手术治疗。“我们一家人靠种植茶叶维持生计,之前为了给阳阳治病已经花了近15万元,家里积蓄耗尽。又恰逢当年茶园因为天气原因产量锐减,实在没能力再凑上医药费了。听到医生说要手术,我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刘先生回忆说,当时医护人员见他蹲在监护室外不知所措,就主动上前来询问。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从没想过放弃,但不知道怎么才能留住他。”刘先生难受地说。医护人员安慰他:“我来帮你想办法。”他帮忙联系了该院新成立的新生儿资助项目——阳光新生项目,然后帮刘先生提交了申请资料,希望能申请爱心款帮助阳阳挺过这一关。
    很快,阳阳的申请顺利通过评审,刘先生接到了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阳光新生项目的爱心款,全部用于阳阳手术治疗,帮助他重获新生。如今,阳阳已经一岁多,能吃能睡,身体发育很好,“如果没有医护人员出手相助,孩子就活不到现在了,我们至今仍很感激。”
    说起像阳阳一样的贫困小患儿,护士长王巧玲如数家珍:睿睿,资助后完成先天性巨结肠手术,现在时不时会笑着和人打招呼了;糖糖,辗转数次治疗后确诊为全结肠,在基金会帮助下,手术切除全部大肠及部分小肠,现在能正常吃奶和排泄了……
    武汉儿童医院联合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设立了“爱佑基金”和“阳光新生基金”,给予贫困家庭新生儿资金支持。项目启动以来,共救助新生儿32名,救助金额近50万元。此外,医院还启动了“湖北儿科联盟阳光宝宝救助基金”,去年救助贫困患儿600余名。

    只要有一丝生命的火苗我们都会全力以赴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随着高龄产妇的增多,危重新生儿的救治成了新生儿科面临的巨大压力。尤其是在基层医疗机构,现有儿科“后备军”力量本就不足,接诊危重新生儿时,常常束手无策。“只有基层医疗机构救治能力提升了,危重新生儿的存活率才能大大提高。”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内科主任刘汉楚教授说,一方面“输血”培训基层新生儿科医生,一方面推进双向转诊,实现医疗资源的最优共享。
    今年3月17日中午,孝昌县人民医院医生接诊一名患儿,宝宝出生后46小时,胎便4次,24小时开奶5ml,明显腹胀,无法做消化道造影。通过和曾凌空教授远程电话,当地医生很快找到患儿消化道问题。“不用周折转院,让患儿在家门口就能得到最好的治疗,这是我们医疗团队努力的方向。”曾凌空教授说,武汉儿童医院启动“星火燎原计划”,为基层新生儿科“造血”,提供免费进修机会。
    此外,新生儿科医师高级培训班定向培养“火种”医生,对联盟内基层骨干进行为期3-6个月的培训,他们不仅能自己开展工作,还能带教其他医生,让常见病多发病在家门口就能解决,实现真正的分级诊疗。
    都说儿科“苦累穷”,新生儿科诊疗更为不易。曾凌空说,他从医26年,一直坚守在新生儿内科不愿离开,新生儿内科所有医护人员都是打心眼里爱着孩子,把患儿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呵护。“每一次危重患儿的奋力救治,都不啻于一场战斗。虽然我们身体累到极限,但看着孩子一点点好转,从巴掌宝宝变得白白胖胖;当看到患儿家长听说孩子好转时喜极而泣的眼泪,我们很有成就感,也沉浸在这份幸福中。”曾凌空教授说,转运的危重患儿哪怕出生只有25周、体重550克,哪怕已被其他医院“判死刑”,只要有一丝生命的火苗,他们都会全力以赴。病人以性命相托,敢不倾全力相救?这也是当年从医时许下的承诺。“从我到科室,老一辈的主任、教授们就是这么言传身教的。”新生儿内科主任刘汉楚教授说,现在,70多岁的蔡宝珍教授每周坚持门诊给孩子看病;70多岁的吴春英教授门诊、病房两边跑。年轻医生说,刘汉楚教授也是这样做的,他虽年近花甲,只要有抢救都会赶到病房指导年轻医生。转运团队外出工作时,病房人手不足,无论是深夜还是假期,刘教授都会立马赶回医院坐镇后方,保证住院患儿的安全。“有了榜样的力量,吃苦耐劳、不计回报的精神会在新生儿内科继续传承,尊重生命、不敢懈怠。”刘汉楚教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