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接力”就是与死神赛跑今天下午看考场记得带准考证图文:升学季 放飞梦想图文:毕业季 留下记忆“珞珈一号”传回首景图像杨泗港大桥首根主缆索股“过江”硚口区654套房源配租给大学毕业生广告
查看本版大图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版 要闻
·“生命接力”就是与死神赛跑
·今天下午看考场记得带准考证
·图文:升学季 放飞梦想
·图文:毕业季 留下记忆
·“珞珈一号”传回首景图像
·杨泗港大桥首根主缆索股“过江”
·硚口区654套房源配租给大学毕业生
·广告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1 要闻 2018.6.6 星期三

医护专家为转运危重新生儿 练就一身救命绝活儿
“生命接力”就是与死神赛跑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转运团队的专家,为危重宝宝做检查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媛 刘迅 通讯员王琛 高琛琛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

    5日上午,在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科重症监护病房,刚历经一场“生命接力”的黄冈早产宝宝病情明显好转。而前一天连夜把他接来的新生儿科医护人员,再次踏上了转运救援的新路程。
    今年以来,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转运团队已成功转运救治70多名危重新生患儿。为了这些脆弱的小宝宝们,医护人员克服重重困难,上演着一场场“生命接力”。

    1
    出生就患10种病
    小毛毛被专家“捧”回武汉

    昨日,广水19天大的小宝(化名)终于转到普通病房,跟妈妈住一起了。看到小宝粉嫩的小脸,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内科主任医师曾凌空教授倍感欣慰:“这个小家伙能安全转到武汉来,太不容易了,他是我们用手心捧回来的宝贝。”
    5月17日,小宝在广水市一家医院出生,出生时重度窒息、羊水污染,还不会哭,浑身发紫、抽搐,后被送到当地最好的医院抢救了3小时,呼吸状况依然不好,当地医院向武汉儿童医院求救。
    5月18日下午,接到转运申请后,曾凌空教授立刻带着护士赶到当地。“检查后初步诊断孩子至少患有新生儿持续肺动脉高压、呼吸衰竭、先天性心脏病等10种疾病,不少还是极凶险的。”曾凌空教授说,因为孩子持续肺高压,左右心房中间有个洞,只要哭闹、兴奋和乱动,心脏血液就会从右心房“逆流”到左心房,孩子就会缺氧、青紫。而在颠簸的转运途中,凶险可想而知。
    “在转运的路上,我们的视线一直不敢离开宝宝,不仅使用了安全量的镇静药物,还不停地调节呼吸机参数。呼吸机一度用到了极致,无法再往上调了,孩子依然有些烦躁不安,全身青紫的状态无法改善。”曾凌空教授说,情急之下,有近十年工作经验的新生儿科护士刘源霖把双手伸进温箱,用双手轻捧着宝宝的身体,让宝宝保持蜷缩状态,和在妈妈子宫里的体位一致。宝宝有了安全感,渐渐平静下来,乱流的心脏血恢复正常流向,面色变得红润,终于沉沉地睡去,医护人员这才长舒一口气。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她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把宝宝“捧”回了武汉,最后两只胳膊僵硬得动弹不得。

    2
    与死神赛跑
    没有呼吸的宝宝“起死回生”

    新生儿是指出生28天以内的小婴儿,非常娇弱,带病出生的危重新生儿更脆弱。由于我省部分医院没有专门的新生儿科,对危重新生儿缺乏相应的急救条件,转到有条件的医院救治,成为挽救危急重症新生儿生命的重要途径。
    “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了抢回宝宝的生命,与死神进行生死时速的赛跑。”曾凌空教授说。出生十天的小天(化名)就是被医护人员“抢”回来的宝宝。
    5月26日5时30分,小天在麻城市一家医院出生,出生时体重仅2公斤,没有呼吸和心跳,全身苍白,经过抢救仍处于重度窒息的状态。上午11时,当地医院向武汉儿童医院发出转运申请。
    “当地医生把小天的资料传过来,我看后吓了一跳,一般新生儿出生评分为8才及格,小天的评分仅为1,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基本上没有生命体征。经抢救后也只有5分,这种重度窒息缺氧的孩子必须在12小时内进行亚低温治疗,也就是‘冷冻’治疗,否则会出现严重的、不可逆的脑损伤。”刻不容缓,曾凌空教授立刻组织人员赶往麻城,于当天下午2时30分顺利抵达。
    由于转运车上没有“冷冻”治疗的设备,他就不断调节温箱温度,达到亚低温治疗的效果,一路上维持宝宝处于33.5℃至34.5℃的温度环境中,确保孩子不再抽搐,直到安全抵达武汉。经过进一步的治疗,目前小天的情况已经稳定,可以自主呼吸,吃奶也正常了。

    3
    练就一身“绝活”
    医护人员冷静应对突发事件

    在危重新生儿的整个救治过程中,新生儿转运是风险最高的环节。车里空间狭小,能携带的设备十分有限,颠簸途中,随时可能发生意外。
    目前,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转运团队有42名护士和8名医生,护士要求从业5年以上,医生必须是高年资的,转运前还要进行各种应急培训,要在任何紧急的情况下,冷静做出最妥善的处置。
    5月初,黄石一家医院发来求救,一名出生几个小时的新生儿因为长了喉囊肿,呼吸窘迫,当地医生无法将呼吸导管插进去,情况非常危急。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转运团队赶到后,发现当地医院没有做这种手术的特需设备,于是医生“就地取材”,用注射器取代穿刺针,将囊肿挑破,抽出囊液,打通呼吸道,然后成功插管,及时转回武汉。
    “危重新生儿最常出现的意外就是呼吸衰竭,所以医生在转运过程中,常常会把呼吸导管时刻捏在手上,一旦出现意外,立刻停车插管。”曾凌空教授说。
    为新生儿插管难度颇高,特别是有的“巴掌宝宝”,体重才一公斤左右,气道纤细得难以想象,然而新生儿科的医生们千锤百炼,练就了一套套救命绝活。在不停晃动的车厢内,医护人员一边监测患儿生命体征,还要不停用手轻抚患儿,减轻患儿的不适。“对于护士们来说,要克服极大的身体不适,几乎一半的护士都晕车吐过,她们出车前不敢吃东西,有的连黄疸都吐出来了,照样坚持出车。”新生儿科护士长王巧玲心疼地说。

    4
    逢年过节时
    他们匆匆往返在医院间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随着高龄产妇的增多,危重新生儿的救治成了新生儿科面临的巨大压力。新生儿特别是早产儿,在生长发育和疾病方面具有非常明显的特殊性,病情复杂多变,发病率高、死亡率也高。为保证患儿得到及时救治,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转运救援电话24小时畅通,一有转运任务,工作人员便能在一小时内迅速集结出发。
    今年元宵节当晚6时许,外面下着暴雨,曾凌空教授安置好白天刚转运回的患儿后,回到家准备跟家人过节。这时,转运救援电话再次响起,一名孝感的新生儿反复便血,情况危急,请求转运到武汉救治。半个小时后,转运团队成员从四面八方迅速回到医院集结。当把患儿安全送到武汉时,已是晚上9时了。“无论是放假还是过节,别人都是下班匆匆回家,我们却常常是往反方向跑。”曾凌空教授笑着说。
    作为湖北省儿科医疗联盟的牵头单位,武汉儿童医院从2016年开始启动危重新生儿转运,当年5月,我省最先进的新生儿重症监护转运车从该院首次出动,历经6小时往返400多公里,跨省转运一名出生仅7天的女宝宝。
    今年,全国首台“儿童移动远程监护病房”正式在武汉儿童医院投入启用。专家可通过远程指导,一路护送,安全转运外地危重患儿,影响力已辐射至河南、湖南、江西等周边省份。截至6月,已成功转运救治了近400名外地危重患儿,最轻的宝宝只有550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