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一条钢铁丝路织就汉欧朋友圈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4版 岁月静好 是他们在守护
·图文:一条钢铁丝路织就汉欧朋友圈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4 岁月静好 是他们在守护 2018.5.18 星期五

迎难而上闯过四大难关 政企协作实现常态运营
图文:一条钢铁丝路织就汉欧朋友圈
    楚天都市报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胡勇谋通讯员何苗吕作武王遥遥张凤华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

    图为:中欧班列从武汉出发,满载货物前往法国
    图为:货运列车在武汉铁路集装箱
    图为:中心站始发中欧班列的中铁联集武汉中心站

    5月8日,武汉吴家山铁路中心站,巨大的龙门吊一如往常地忙碌,一个个标准集装箱,被吊装上货运列车,来自武汉及周边地区的电子产品、汽车发动机、沙滩椅、铝合金轮圈等商品的旅程,从这里开启,14天后,它们就可以抵达德国杜伊斯堡,完成入库手续。一路上,尽管全程要两次运输、两段换轨、多次转关,但这批商品最终到达目的国时,比其他从海运走的产品,时间至少提前了一个月。
    在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的重视关心下,武汉市交委、发改委、商务局、武汉海关、武汉新港投集团等单位和部门积极筹备落实中欧(武汉)班列(前期称汉欧班列)开通,并形成常态化运行。如今,这条贯通亚欧的专列线,已成为武汉市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成果范本,有效带动了区域经济的协同发展。

    打通四大难关开行首趟车

    “事实上,中欧(武汉)班列的开行,并非源自政府主导,而是首先来源于当地企业发展的需求。”武汉市交委综合运输处副处长杨华俊介绍说。
    2012年7月初,富士康集团主要负责人向武汉市建议称,以前,武汉的外贸出口只能通过江海联运到欧洲,形成了武汉这个内陆城市“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外贸格局。货物能不能通过铁路走出去?
    富士康相关人士认为,尽管通过铁路初期在运价上和海运价格差不多,但运行时长却大大缩短了,海运一般是40余天到60天之间,通过铁路15天就到了,这样一来,对企业而言,资金链、周转期等都会大不一样,而且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快,过长的海运周期显然不利。
    时任武汉市政府主要领导当即拍板可行,并明确由交委牵头,年内开通武汉—新疆—欧洲国际铁路货运大通道,打通武汉联通欧洲的亚欧大陆桥。
    开通武汉至欧洲铁路通道,对武汉市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当即,杨华俊与专班成员一起,多次到重庆学习取经。因为重庆从2009年就开始筹备渝新欧班列开通。他们坦陈,存在四大难关:因涉及海关、国检、铁路等多个领域,协调难;运输距离长达1万多公里,转运倒运难;三是沿途牵涉国家、地区多,通关转轨难,比如我国是标准轨道,俄罗斯是宽轨,白俄罗斯到了波兰又需要倒一趟;最直接的是首趟开通难,要想实现常态化运营,更是难上加难。
    武汉市交委决定,迎难而上!专班人员分段推进,多次到北京的铁路总公司、海关等寻求支持,去了多趟阿拉山口协调出关……辗转多个城市,行程数万公里,多场艰辛的协调和谈判,专列开通前的开行方案申报、货源组织、运价谈判、政策制定,各个难关逐一解决……
    3个多月不分日夜、西进北上的奔波都值了!2012年10月24日,武汉首趟经新疆抵欧洲的铁路国际货运专列正式开通!大武汉继国际航空、江海直达航线之后,一条直达欧洲的陆上货运大通道贯通。

    组公司搭平台运营常态化

    开通难,常态化开行更难。当初,重庆方面的这句话一点不假。2011年,在全国最早开行首趟中欧班列的重庆,直到2年后才迎来第一班返程货运班列。
    武汉市物流局相关人士坦陈,初期,中欧班列本身运输成本颇高,满当当的一整车货物从中国运到欧洲,如果列车总是空着开回来,这条大通道显然不会长久。此后的一年多里,由于口岸、货源等方面的原因,让汉新欧班列的常态化之路,同样充满煎熬和艰辛。
    直到 2014年 3月25日,筹备良久的武汉汉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成立,迈出了政府搭台、市场运作的第一步。
    汉欧国际德国公司副总经理许静璐说,她主要在欧洲为中欧班列的开行做市场开拓,刚开始,欧洲人不知道什么叫“一带一路”,还问“欧洲和亚洲可以连在一起吗?货物能用火车直接拉过来?”但现在,每次在国外举行中欧班列推介会时,许静璐被问到最多的是:“把班列开到我们这里来行吗?”越来越多的欧洲城市,期待中欧班列的到来。
    飞驰列车的背后,是武汉汉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的员工们,不停地奔忙在武汉、俄罗斯、德国、法国、香港……每年,汉新欧国际商贸物流洽谈会、推广会,都会在多国、多场次召开,邀请物流企业、公司,集揽货源,进行市场化推广。渐渐地,冠捷来了,东风、长飞光缆等都来了,俄罗斯的牛奶、食用油等冷链专列也来了。
    中欧班列操盘手、武汉汉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利军介绍,如今,汉欧班列的区域辐射带动作用进一步凸显,其服务范围早已不再局限于武汉市及周边地区,而是主动与宜昌、襄阳、十堰、荆州等省内城市对接,开创出“中欧+城市”的共享新模式。

    中欧班列悄然地影响生活

    中欧班列的开通,为中部地区接纳东部产业提供了贸易通道保障,东部产业正在向中部通道城市集聚、靠拢。
    2014年底,冠捷在福清、厦门的100万台电视机的订单已经转移到武汉生产,直接为武汉带来30-40亿元的年产值及近20亿元的配套产值。台湾奇宏科技也将生产基地布局到武汉。
    2015年4月,由俄罗斯东部林区经满洲里口岸的“俄罗斯—满洲里—武汉”回程专列到达武汉,开启全国第一个持续的、满载原材料及半成品运输专线。
    记者在位于东西湖区的湖北福汉木业公司看到,来自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木材,正在这里被加工成漂亮的木屋别墅、花园亭榭等,该公司已在俄罗斯成立了公司。如今,境内外森工企业纷纷来汉投资建厂,武汉已成为华中乃至全国的木材原材料分拨转运中心。
    2017年 10月 28日,中欧班列开行了全国首个零售企业定制专列——迪卡侬专列,全球知名体育品牌零售商法国迪卡侬集团将已经转移到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订单转回武汉、荆门等地,并将中国集散中心布局武汉。
    这条班列越开越远,亚欧“朋友圈”不断扩大。在湖北中商、中百、武商等大型超市,来自白俄罗斯的液态奶,哈萨克斯坦的红花籽油,法国波尔多的葡萄酒,德国啤酒等130多种海外食品,琳琅满目;而在远方的俄罗斯人,也能喝上正宗的中国茶,穿上中国制造的服饰,不少法国车用上了中国产的汽车发动机,武汉与世界的距离,因中欧班列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