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关注消防 平安你我图文:外卖行业需要规范和制度保障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5版 外卖骑手生态调查
·广告:关注消防 平安你我
·图文:外卖行业需要规范和制度保障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5 外卖骑手生态调查 2017.12.8 星期五

交通安全隐患颇多 从业人员流动太大
图文:外卖行业需要规范和制度保障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车流中穿梭的外卖骑手总是令人替他们捏一把汗

    策划:周保国 采写:楚天都市报记者满达刘闪李曼英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宋枕涛

    据统计,我国有超过400万名注册外卖骑手从事接单送单业务。活跃在江城各平台的外卖骑手,保守估计有数万人。外卖骑手用辛勤和汗水给城市居民带来便利,有时却会面临生命危险,或劳动权益得不到保障。对此,专家认为,互联网外卖这种新型业态亟需更标准的规范和更完善的制度。

    交通隐患颇多警企联合施策治理

    “其实现在外卖平台都会为骑手购买意外险,但很多骑手出了事故,可能不太愿意报警。”骑手曾师傅说,他是达达配送的一名骑手,每天配送第一单时,系统会从配送费中扣3元来买保险。像饿了么、美团外卖等平台,也会为骑手们买保险。出了事故不愿报警,是因为很多骑手骑的电动车并没上牌照,他们担心电动车会被扣。“如果不是特别严重,一般会私了。”曾师傅说,他在汉口香港路曾看到一名骑手不小心将一名路人撞倒,路人受了皮外伤,骑手没有报警,而是跟她商量赔点医药费。交管部门人士介绍,平时交警在执法时,也会查获很多超标或无牌电动车,外卖骑手的火热背后确实也隐藏着诸多交通安全隐患。
    楚天都市报记者了解到,在硚口、武昌等城区,交管部门都曾开展过针对外卖骑手的安全教育,警醒外卖骑手加强“不闯红灯、不逆行、不抢行、不走路中间”的意识,保护人身安全。
    有交警建议,外卖平台企业应建立相应的信息平台,将骑手及车辆的信息录入后台,并与交管部门对接。当执勤交警发现外卖骑手有交通违法行为,就可以录入系统,企业根据违法违规记录,对外卖骑手进行考评和管理,这样才能从制度上规范外卖骑手的骑行。
    据悉,上海等地的交管部门目前已开始了类似尝试。如上海浦东交警支队已推出“骑手交通文明APP”,辖区每位执勤交警都可通过手机将查处骑手的违法行为录入APP数据库。交警只要一扫骑手端APP二维码,就可查到骑手的个人信息、所属企业、违法行为历史记录等。警方与外卖平台企业还达成共识,约定每3个月为一个记分周期,当外卖骑手在一个周期内累计记满12分的,应利用骑手APP进行网络学习和测试,测试通过后清零;在一个记分周期内累计记分达24分或第二次达12分的,骑手应停止接单,进行不少于1小时的交通文明志愿服务。如果一个周期内骑手记满36分,企业应立即要求骑手停止接单,将该骑手调离岗位或辞退。

    吃的都是青春饭从业人员流动性大

    艾媒咨询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底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注:已被饿了么收购,但仍独立运营)三大巨头占据了外卖市场94.1%的份额。而在外卖配送环节,平台的数量及薪酬计算方式五花八门,十分复杂。像美团外卖、饿了么和百度外卖都有自己的专送渠道,同时又有美团众包、蜂鸟众包等平台,还通过达达配送、点我达等第三方众包平台来送外卖。也就是说,这些外卖平台既有专送渠道的“正规军”,又有来自合作公司的“雇佣军”。
    据统计,目前全国有超过400万名注册外卖骑手从事接单送单业务。有业内人士估计,活跃在江城的各平台外卖骑手多达数万人。
    曾师傅说他属于兼职骑手,每天都是按送单数量计算薪酬。今年7月,他为了避让一位行人摔倒,膝盖缝了6针,卧床休息11天;9月,他送单时又摔了一次,在家休息了3天。“休息时没有出工,就一分钱没有。”曾师傅也没有社保和医保,他说公司向外卖骑手推荐过一种医疗保险,由骑手自愿出钱购买,他觉得不划算就没买。
    在洪山区徐东四期公寓,这里有武汉市快可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饿了么合作的蜂鸟配送站点。站长尹文情介绍,骑手们每天完成8单的基本任务,就会拿到3000元左右的保底月薪,接单越多收入越高;公司会和骑手签合同,购买意外险,提供服装、头盔等,但没有社保。尹文情坦言,外卖骑手流动性也大,今年9月到11月,配送站共接收了40名新骑手,目前24人已离职。“一般都是从事其它行业去了。”
    外卖骑手吃的是青春饭。尹文情介绍,公司招聘骑手的年龄标准是18岁到40岁,实际上站里40多名骑手八成都是90后。“其实我们也有晋升渠道。”尹文情说,自己去年11月成为外卖骑手,之后做队长、调度员,今年7月被提升为站长。“站长上面还有营长、团长。”尹文情表示,自己也会从骑手队伍中选拔人才,准备培养成为队长、调度员。“跑单量不是主要考核标准,主要看解决问题、待人接物等综合能力。”
    当然,晋升的机会毕竟有限,更多的外卖骑手要么坚守一线,要么选择离开。23岁的女骑手小龙说,她17岁开始打工,尝试过很多工种。1个多月前她厌倦了原来的工作,辞职开始送外卖。第一个月她送了500单,还算应付得过来,“没想过以后的事,就这样先做着吧。”
    90后的小张也说,他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国企做勘探工作,因不愿长期出差且同事中没有年轻人,他辞职瞒着家人做起了外卖骑手,“也做不长久,还是想找稳定点的工作”。

    理性看待高薪行业应当长远规划

    平均月薪超5000元,勤快一点的月入8000元甚至更高,不少人认为外卖骑手属于令人艳羡的低门槛高收入职业。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王长城教授认为,依托于互联网平台的外卖行业,为现代城市的居民带来了诸多便利,也给社会提供了更多就业就会。很多年轻骑手勤奋工作,拿到了相对较高的薪酬。但也应理性看待这一份“高收入”。从严格意义上讲,他们的收入并不算高。因为这个行业采用的是多劳多得的计件工资制度,外卖骑手在只有接单多、配送准时准点、获得客户好评等情况下,才能维持较高的收入。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长也超过了8小时,折算后的单位时间收入并不算高。
    有人认为,外卖骑手的入职门槛低,没什么技术含量,不值得年轻人尤其是大学毕业生追捧。王长城教授表示,年轻人选择这一行,并没什么问题,关键是要对自己的职业选择有兴趣。如果仅仅是因为收入高而进入这个行业,自己本身不感兴趣,不愿意主动提升自我,无法真正投入进去,最终还是会被淘汰掉。“任何一个行业,只要扎进去,就能干出成绩,有上升通道。”王长城说,如果年轻人总是不断流动和选择,最终事业的成长和上升空间都不会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