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长江故道 浪里江豚在欢快嬉戏四级河湖长协力守护 江湖水质不断提升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6版 呵护母亲河
·图文:长江故道 浪里江豚在欢快嬉戏
·四级河湖长协力守护 江湖水质不断提升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6 呵护母亲河 2017.12.5 星期二

在何王庙江豚保护区 每天都有志愿者巡护守卫
图文:长江故道 浪里江豚在欢快嬉戏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2015年3月27日,两头江豚在何王庙(集成垸)保护区水域游曳 王翮摄
    图为:邹小山指着众筹买下的旧船
    图为:志愿者们准备去江面巡查
    图为:夜晚巡护,发现“三刺网”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明泉通讯员宋丛峰

    浩荡长江奔流至监利龙王庙一带,形成一个斜躺的“U”。1971年,人工裁弯取直的新河道合龙,这段33公里长的“U”形江段,成了长江故道。
    5年前,经中科院水生所专家组勘察论证,这段河道,是人工迁养江豚保护的最佳水域。省级江豚保护区由此诞生,如今,故道水域已陆续迁来江豚16头,成功产下幼仔1头。
    监利县江豚保护志愿者邹小山,11月13日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不无兴奋地说,“天晴日朗划船巡江,看江豚在眼前嬉戏,格外感到欣慰”。

    志愿者众筹买船巡查守护江豚保护区

    34岁的邹小山,老家监利县黄歇口镇,如今在何王庙所在的朱河镇做酒水批发。13日,记者坐上他的私家小车,沿弯弯曲曲的故道驱行十多公里。巍巍大堤,河滩内草丰树绿,护卫着江中清流。“春季时滩上开满紫云英,一望无际,很美。”邹小山的语气满是亲切。自从成为江豚保护志愿者,他每隔三两天就要来巡视堤滩,已坚持近两年。“5年前这里要建江豚省级保护区时,我对江豚的印象,也就是个概念。”小山说,2015年初,与如今的县江豚保护协会会长钟巧玲相识之后,知道了身边大堤下栖息着江豚,也明白了这江中精灵的微笑与眼泪。
    在钟巧玲的影响下,邹小山不仅自己成为了志愿者,也向四周朋友宣传拯救江豚、保护生态的理念,鼓励更多人加入保护江豚的队伍。
    如今,监利县江豚保护协会登记的会员已有50余人。除了制作宣传画、标牌、传单外,他们还有更直接的使命——跟保护区工作人员一起,巡查长江故道,保护江豚栖息的水域,洁净清澈,不受侵扰。
    整个保护区内有15公里是核心区,禁止任何渔业,但总有不法分子偷偷在江里布网、用电具捕鱼,志愿者们盯着的就是这些破坏者。
    邹小山说,电捕鱼基本绝迹,但绵延百米多长的“三刺网”依然存在,“我们巡查时一旦发现,就迅速报告保护区,并协助工作人员将网从水里取出来,就地烧掉”。去年初,志愿者们自筹万余元买一艘旧船,用于巡查江面。
    在距保护区水面办公地下游约5公里处,记者看到河滩上有网片焚烧后留下的残迹,“这是两天前巡查中发现销毁的,这种网不仅从江豚口中夺食,更可恶的是,江豚可能误闯网中而受到伤害。”邹小山说。

    辛苦付出有回报江豚水面嬉戏打滚

    为了建设好省级江豚自然保护区,政府做了很细致踏实的工作。
    面对河滩壮观的壕沟阵,邹小山告诉记者,这曾是村民挖的小龙虾养殖池,还有很多鱼池,如今都已取缔了。他感慨地说:“很不容易的,毕竟都曾是村民吃饭养家的本钱。”
    何王庙江豚保护区副主任朱海平向记者介绍,自2014年底这段故道宣布为省级保护区后,监利县迅速启动清障工作,政府及水产渔政部门列支220余万元,拆除故道7242口折算50万平方米网箱、8000余米“迷魂阵”,3万余根竹篙。对投入养殖、捕捞的200余户渔民,按照投入折旧的20%给予补偿。同时,又设法筹资200余万元,在15公里长的核心区江段上下游拦网,为江豚栖息生养辟出宁静港湾。
    2015年3月下旬起,陆续有8头雌雄江豚从石首天鹅洲、千里外的鄱阳湖运来。到今年3月27日,保护区已分四批迎来16头江豚。每次投放新的江豚时,专家们都会不禁夸赞,“安静良好的水体、充足的饵料鱼资源、最合适的水位和空间。三大要素兼具,不愧为江豚繁衍生息的天堂”。“天晴日朗,划船巡查江面,冷不丁就能看到三五成群的江豚在水面追逐打滚,还可以听到它们‘呼呼呼’的吸气声。”邹小山兴奋地形容着,言语中充满付出后终获回报的由衷欣慰。
    朱海平告诉记者,按照国家农业部长江渔业管理办规划,到2018年何王庙保护区内江豚种群的数量要达到20头。他透露,去年对投放江豚的追踪监测显示,已有1头江豚幼仔出生并顺利生长,预计明年还将有小江豚在这里出生。记者采访时,恰逢农业部长江江豚科考队到达监利,科考队宣布此次在监利观测到江豚40头次,远高于此前两次观测数量。
    挤在狭窄水泥泵船上办公的朱海平,满怀期待,“虽然现在保护区的工作条件还很艰苦,但相信随着全社会对长江大保护的认识不断深入,江豚保护会传来更多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