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1200℃炉旁一盯一通宵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3版 科学巨匠 百炼成钢
·图文:1200℃炉旁一盯一通宵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3 科学巨匠 百炼成钢 2017.3.20 星期一

院士崔崑矢志不渝炼就中国特殊钢
图文:1200℃炉旁一盯一通宵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92岁高龄的崔崑仍然精神矍铄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中灿摄
    图为:92岁高龄的崔崑仍然精神矍铄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中灿摄

    楚天都市报记者宋克顺乐毅 通讯员王潇潇柏佳曼付蕾

编者按
    “坚持国家至上、民族至上、人民至上,始终胸怀大局、心有大我,始终坚守正道、追求真理,从自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日常生活做起,身体力行带动全社会遵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全国政协委员时,对广大知识分子提出殷切期盼。在我省,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崔崑,就是一位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知识分子典范。今起,本报推出系列报道《科学巨匠百炼成钢》,展现他热忱报国、忠诚爱党、无私奉献的赤子情怀。

    钢铁,号称新中国工业的脊梁。高性能特殊钢,又是托举一个国家钢铁工业水平的巨臂。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崔崑,一生矢志于祖国的钢铁事业,为我国特殊钢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1200℃的盐浴炉旁,手指按着控温开关,一盯就是一个通宵;背着30多公斤的“铁坨坨”,风尘仆仆下工厂;先后研制出10种新型自主知识产权特殊钢,累计创造直接经济效益2亿多元(按当时产值计算);81岁高龄,撰写我国首部系统介绍特殊钢的专著。
    初春的阳光温暖和熙,华科大校园嫩芽吐绿,玉兰花竞相绽放。92岁的“钢铁院士”精神矍铄,接受了记者一行的采访,深深的感动贯穿了整个对话过程。

    矢志报国
    81天越险从沦陷区奔赴大后方

    崔崑的讲述,是从他早年求学经历开始的。
    1925年7月20日,崔崑出生于山东济南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正在读初二的崔崑和家人,为避战火迁至济宁。在此3年,辍学在家的崔崑,跟着父亲学英语、数学,另请私塾先生教他语文,最终修完初中课程。
    1940年,全家重返济南,崔崑以优异成绩考上当地最好的齐鲁中学高中部。但好景不长,学校很快被敌伪政权接管。“济南沦陷时,当时在洋行任职的父亲毅然辞职,他不愿为日本人效力。”崔崑说,父亲的民族气节深深影响了他。
    1943年,崔崑高中毕业后,在家人的支持下,决定离开沦陷区到大后方求学。西去遥迢,路途多艰。当时,他与另一名同学搭伴,穿越安徽、河南、陕西,历经81天,辗转数千里,最后抵达成都。一路上有车搭车,无车步行,历尽艰险,穿过了敌人的重重封锁线。崔崑说:“途经洛阳时,遭逢日机轰炸,火车站停止售票,我们拼命扒上一辆开往西安的火车头,下车时被蒸汽火车的黑烟熏成了‘黑人’。”
    到达成都时,崔崑已身无分文。为了生活,他在成都附近空军基地做临时工。在机场周围喷洒敌敌畏,为美国大兵灭蚊子。1944年秋,崔崑考取当时内迁到四川乐山的武汉大学。见证了国家的积弱积贫和战时的山河破碎,决心实业救国的他,选定了就读机械专业。
    1948年大学毕业,崔崑以优异成绩留任武汉大学助教。1951年,国家选拔一批青年才俊,为新中国的建设培养急需人才。崔崑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班,跟随苏联专家学习金属学、热处理工艺与设备专业,从此和钢铁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8年,刚回到华中工学院(此间经历了院系调整,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工作不久的他,又被公派前往当时世界上最好的钢铁大学之一——著名的莫斯科钢铁学院,专攻金属学及热处理专业。
    崔崑说,就是在留学期间,看到苏联发达的工业水平,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我们国家的合金钢系统搞上去。

    百炼成钢
    缺电年代长期摸黑搞实验

    1960年,崔崑学成回国。当时,新型高性能模具钢是我国工业生产急需品,但无力自主生产,每年需动用大量外汇进口,且价格是普通钢的10倍以上。
    当时,我国的金属热处理专业处在草创阶段,生产模具钢的实验室基本上是空白。能够买到的设备,学校支持购买;买不到的设备,崔崑带领大家自己动手做,如盐浴炉等。
    而盐浴炉做好后,如何控制温差是个大问题。那时候没有温控自动化技术,他们只能用最“土”的办法控温——眼睛紧紧盯着温度显示仪。
    忆及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崔崑的眼里饱含深情:“我们几个老师经常守在1200多摄氏度的盐浴炉旁,手指按着控温开关,一盯就是一个通宵。”
    最恼人的还有用电问题。那个年代供电紧缺,实验电力负荷大,白天用电难以保证,所有的实验只能晚上做,还需要提前报批。当时,崔崑还肩负繁重的教学任务。多年间,他常常白天上课,晚上做实验。
    崔崑笑道,多年“白加黑”,让他锻炼出一种能力,只要有空就能睡着,根本没有失眠的困扰。
    每当新钢种出产,崔崑便背着沉重的“铁坨坨”,风尘仆仆赶往各单位试用。“一次,我背着30多公斤的模具钢,赶往洛阳拖拉机厂。那时候搭火车人多,常常挤得无法动弹,为了少上厕所,我上车前不敢喝水。”
    为保证新产品顺利投产,崔崑和同事常年与工人们摸爬滚打在一线。上世纪70年代,他在哈尔滨轴承厂一住3个月。经过反复试验,新模具钢制成的模具寿命比旧有模具增加了一倍以上,每副模具寿命可超过两万件。

    创新第一
    只为造出最好用的产品

    崔崑说,作为科研人员,最大的乐趣就是研制的产品好用。为此,崔崑和他的团队,不盲从,不迷信,始终秉持创新第一的科研态度。
    在研制特殊钢的过程中,崔崑在国内外首创了一种含铌基体钢。这种钢适当提高其碳含量,并加入少量铌,提高了钢的强韧性,并具有优异的工艺性能。
    这种含铌基体钢已广泛应用于汽车、航天、电子等行业中。1981年,该成果获得国家发明三等奖,并于1985年纳入国家工具钢标准。
    上世纪80年代初,精密塑料制品需求量大增,而我国当时尚无适当钢种来制作塑料模具。经反复研究,崔崑在模具钢中加入易切削元素,使其硬度和精度都达到使用要求,且成本大大低于进口模具。此前,我国从日本进口易切削精密模具钢,每副模具成本1万美元,而崔崑负责研制的国产模具钢制成的模具,每副成本降至7000元人民币,寿命反而超过进口模具。此项成果于1985年获国家发明二等奖(注:当年一等奖空缺,二等奖全国只有4个)。
    上世纪末前的20多年间,崔崑先后承担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近20项,获得省部级以上科技奖励15项,其中国家发明奖二、三、四等奖各1项。
    几十年来,崔崑院士桃李遍天下,其中博士就有24名。上世纪80年代,他一手创立的华中工学院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成为我国在该学科领域的首批6个博士点之一,指导培养了华中工学院的第一个博士生。在教学中,他引导学生关注学科新动向,注意新的研究方法。他对博士学位论文的评价,最重要的依据就是学术上的创新。
    2006年,81岁的崔崑开始撰写《钢铁材料、组织与性能》一书,这是我国首部全面系统介绍特殊钢的“百科全书”。该书卷帙浩繁,共1574页,含图828个、表646个,全书耗时六年,达200万字。为构筑这一艰巨工程,崔崑自学电脑,亲自收集每一份文献,编辑每一张图片。
    如今,已经92岁高龄的崔崑,决定修订这本出版才4年的专著。他说,科学的最高境界就是求真求美,不断追求新知。
    一种坚韧不屈的钢铁品格,一颗奔腾不息的报国雄心,凝铸成他不同凡响的钢铁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