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跨入十桥过大江时代图文:极目楚天庆重阳游客巴东加油多支付四千元浑然不觉三人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甘洒热血固我海防 守岛32年燃尽生命受阅空降兵战车方队载誉归来江城成为国庆长假热门旅游网红城市
查看本版大图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版 要闻
·武汉跨入十桥过大江时代
·图文:极目楚天庆重阳
·游客巴东加油多支付四千元浑然不觉
·三人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甘洒热血固我海防 守岛32年燃尽生命
·受阅空降兵战车方队载誉归来
·江城成为国庆长假热门旅游网红城市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1 要闻 2019.10.8 星期二

《大国栋梁》系列报道今日聚焦“人民楷模”王继才
甘洒热血固我海防 守岛32年燃尽生命
    图为王继才生前与妻子整理国旗 王继才同志事迹展览室翻拍
  图为王继才铜像
  图为远望开山岛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孝斌发自江苏连云港

  人物档案
    王继才,中共党员,1960年4月生,江苏灌云人,江苏开山岛民兵哨所原所长、燕尾镇开山岛村原党支部书记。生前曾荣获“全国爱国拥军模范”“全国时代楷模”等称号,2018年被追授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

    迎着九月的朝阳,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开山岛上升起。国旗下,矗立着一座守岛英雄王继才的铜像——他手指远方,眺望着万顷碧波,仿佛从未曾离开过一样。
    开山岛是我国的黄海前哨,位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燕尾港12海里外。这座面积仅有0.013平方公里的国防战略岛,长期没水、没电、缺衣少食,王继才却整整坚守了32年,直到去年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家就是岛,岛就是国。我要永远守在开山岛,守到守不动为止!”王继才用生命,兑现了这一朴实的诺言。
    带着对王继才的无限崇敬,楚天都市报记者登上开山岛,追寻“人民楷模”王继才的足迹。

    夫妻俩把幼女托付给老人上孤岛

    开山岛虽小,但其战略位置十分重要。1939年,侵华日军以这座岛为跳板侵占连云港。开山岛曾由海防部队驻守,1985年部队撤编后,设立开山岛民兵哨所,因环境恶劣、生活寂寞,先后上岛的十多位民兵相继离开。
    1986年7月,时任灌云县武装部政委找到26岁的民兵王继才,问他是否愿意上岛守哨。王继才想起曾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舅舅对他说过的话:“你们这代人一定要守住领土。如果国防需要你出力,你得上!”于是,他瞒着家人上了岛。当时,王继才和妻子王仕花结婚刚两年。
    岛上寸草不生,乱石堆砌。第一天深夜,呼啸的海风拍打着窗户。黑漆漆的房间里,王继才蜷缩在床铺一角,一边抽烟一边喝酒壮胆,一夜不敢合眼。
    一天、两天、三天……王继才每天站在礁石上望着家的方向。到了第48天,从来不抽烟不喝酒的王继才,把30盒烟、30瓶酒全部抽完喝完。获知丈夫情况的王仕花上岛后发现,短短一个多月,王继才已是面容憔悴、胡子拉碴,像个野人。
    不久后,王仕花背着不满1岁的女儿再次上岛,结果被台风困住。大风大浪中,一家三口躲在营房里彻夜难眠。这次经历,让王仕花认识到守岛不仅孤独,而且危险重重。心疼丈夫,王仕花辞掉了小学老师的工作,把女儿托付给婆婆,也向组织申请守岛。从此,夫妻俩以孤岛为家,与海水为邻,开始了32年的默默坚守。

  32年只有两个春节在家里过

  “守岛的艰苦,如果不上岛亲身体验,一般人很难想象。”跟踪采访王继才十多年的灌云县电视台记者徐云邦说,当地老百姓形容开山岛“石多水土少、台风四季扰、飞鸟不做窝、渔民不上岛”。
    9月11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从燕尾港登船,在大海中颠簸了40分钟,登上满是乱石的开山岛。相比从前的荒芜,如今岛上已有30多棵松树、苦楝树顽强生长,生机勃勃。
    徐云邦回忆,他第一次去采访王继才夫妇,船到了开山岛附近,因风浪太大无法靠上码头。几番尝试,是王继才把他拽上了岛。当晚,他躺在闷热的哨所里,听着轰轰的海浪声,忍受着蚊虫的叮咬,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吃早饭时,徐云邦无意间看到,王继才的胳膊和腿上,满是铜钱大小的白斑。原来,因为岛上潮湿,王继才患上了湿疹。
    回想上岛之初的日子,王仕花介绍,为了省吃俭用,两口子在岛上养了几只鸡,鸡蛋舍不得吃,运回岸上换成粮食再带回岛。遇上台风,船只停航,小岛就成了孤岛。有一次大风一连刮了17天,岛上的粮食吃完了,只剩下半桶淡水,他们用背包带拴在腰间作防护,顶着狂风在礁石上捡海螺充饥。
    1987年7月,因为算错了预产期,王仕花临产时正赶上强台风来袭,渔船靠不上码头。情急之中,王继才通过对讲机向对岸医生询问接生方法,用煮沸过的剪刀剪断脐带,为儿子接生。
    为了家庭,王继才的大女儿王芳早早挑起家庭重担,小学毕业便辍学在家照顾弟弟妹妹。王芳结婚嫁人的那一天,王继才因为要守岛,也无法到场。
    32年来,王继才只有两次在家过春节,一次是母亲八十大寿那年,一次是儿子考上大学那年。父母去世,王继才都没能回去。
    王继才儿子王志国说,父亲用一生的坚守,教会了他什么是爱国与奉献,什么叫使命与担当,这是父亲留下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顶着危险拒绝诱惑为国守岛

    有些人以为,王继才常年守岛,报酬肯定不低。其实不然,民兵是不脱离生产的群众武装组织。采访时,记者看到王继才夫妇上世纪90年代的一份补助单。那时,他们平均每人每月154元。1995年,开山岛建起灯塔后,每人每月的补助也不到300元。
    那些年,同村人陆续富了起来,但王继才家常入不敷出,孩子上学都要借钱。
    开山岛是个孤岛,有不法分子欲将小岛变成赚钱“风水宝地”。1993年,一名参与走私犯罪的当地人,打着成立“开山岛旅客服务公司”的幌子,打算把60辆走私小轿车在岛上停放周转,掏出10万元现金让王继才行个方便,王继才果断拒绝。
    1999年3月,一名不法之徒在岛上开办赌博非法经营场所,王继才发现后上报。这名不法之徒先是以“小心你儿子性命”相威胁,后又用金钱引诱。见王继才软硬不吃,不法之徒带人将王继才架到海边殴打,还放火烧了哨所值班室。
    常年的坚守,危险远不止这些。王仕花说,有一次,夫妻俩冒着大风浪结伴去巡岛,一眨眼的功夫丈夫被一波浪给冲回岛上。此后,为了安全,夫妻二人便通过一条安全绳绑在身上连结彼此。

    坚持升国旗仪式从未中断

    开山岛上的每一天,都从升国旗开始。王继才夫妇一人当升旗手,一人当护旗兵,无论刮风下雨,32年来升旗仪式从未间断。
    吃过早饭,夫妻两人开始巡岛。不管刮风下雨,他们都会爬上瞭望塔,用望远镜查看海况。傍晚时分,两个人再一次巡岛。一天的工作结束后,他们把观察到的状况仔细记录下来。32年来,每天如此。
    2018年7月27日21时20分,独自一人守岛的王继才突发心脏病离世。“家就是岛,岛就是国。我要永远守在开山岛,守到守不动为止!”王继才用生命,兑现了这一朴实的诺言。“他的诺言也就是我的诺言,就算我哪天走了,也要和他一样在岛上走。”王仕花说。
    现在的开山岛换了人间。这些年,政府很重视开山岛的建设,不仅修缮了营房,还配了海水淡化、风力发电、热水器、移动通信等各类设施设备,码头也进行了重建,守岛的重任后继有人。灌云县武装部从燕尾港镇挑选了9名民兵预备役人员,分组从2018年8月7日开始轮流上岛值守。
    滔滔黄海,斯人已逝。但开山岛上的那座灯塔依然亮着,那面五星红旗依旧高高飘扬,王继才的守岛精神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