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跨入十桥过大江时代图文:极目楚天庆重阳游客巴东加油多支付四千元浑然不觉三人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甘洒热血固我海防 守岛32年燃尽生命受阅空降兵战车方队载誉归来江城成为国庆长假热门旅游网红城市
查看本版大图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版 要闻
·武汉跨入十桥过大江时代
·图文:极目楚天庆重阳
·游客巴东加油多支付四千元浑然不觉
·三人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甘洒热血固我海防 守岛32年燃尽生命
·受阅空降兵战车方队载誉归来
·江城成为国庆长假热门旅游网红城市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1 要闻 2019.10.8 星期二

揭示氧气如何影响细胞新陈代谢
三人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图为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公布现场 新华社发

    据新华社电瑞典卡罗琳医学院7日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美国科学家威廉·凯林、格雷格·塞门扎以及英国科学家彼得·拉特克利夫,以表彰他们在“发现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氧气供应”方面所做出的贡献。
    评奖委员会说,动物需要氧气才能将食物转化成有用的能量,人们了解氧气的基础性重要作用已有数个世纪,但细胞如何适应氧气水平变化长期不为人知。今年的三名获奖科学家发现了“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不断变化的氧气供应”,并确认了“能够调节基因活性以适应不同氧气水平的分子机制”。他们开创性的研究成果“揭示了生命中一个最基本的适应性过程的机制”,为我们理解氧气水平如何影响细胞新陈代谢和生理功能奠定了基础。
    评奖委员会强调,今年的获奖成果为人类开发出“有望对抗贫血、癌症以及许多其他疾病的新策略铺平了道路”。
    委员会秘书托马斯·佩尔曼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已经与三名获奖科学家取得了电话联系,三人均表示“很高兴能够分享”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凯林1957年出生在美国,现就职于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和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拉特克利夫1954年在英国出生,现就职于英国牛津大学和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塞门扎1956年出生于美国,现就职于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三名科学家将分享900万瑞典克朗(约合91万美元)奖金。

  盘点

  有遗憾错过 也有夫妻获奖
    据中新社电在诺贝尔奖的百年历史上,很多时候生理学或医学奖实至名归,得到了科学界的一致认可,但是也有一些奖项引发了争议。此外,还出现过夫妻双双获奖的罕见情况。

  他们错过诺奖令人扼腕
    DNA双螺旋结构的解析,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沃森、克里克和威尔金斯因研究DNA双螺旋结构模型,获得1962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但对DNA结构的研究有重大贡献的罗莎琳·富兰克林于1958年因卵巢癌死亡,享年只有37岁。就连克里克也坦言,如果没有富兰克林的关键性研究,就不会有他们的成就。
    奥斯瓦尔德·埃弗里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科学家,他发现“基因转化现象”是由DNA引起而不是当时通常认为的蛋白质。他用15年时间寻找相关证据,终于在1944年发表了决定性论文。因为在分子生物学和免疫学方面的杰出工作,他从上世纪30年代起几乎每年都被诺奖提名。
    然而,再多的工作也没能说服那时的核酸专家哈默斯顿。当时是卡罗林斯研究所化学教授的哈默斯顿,始终认为是蛋白质引起了遗传转化。甚至有传言认为,哈默斯顿阻碍了埃弗里获奖。
    不过,或许埃弗里没能获奖的真正原因是时间。1962年的生理学或医学奖颁发时,哈默斯顿已在铁证下屈服,可埃弗里再没机会获得诺奖——他在1955年就去世了。

  两对夫妻获奖令人称羡
    在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历史上,曾有两对“夫妻档”同时获奖。
    美国科学家卡尔·科里与格蒂·科里夫妇因发现糖代谢中的酶促反应,而共同获得1947年生理学或医学奖。
    挪威科学家梅-布里特·莫泽和爱德华·莫泽夫妇因发现大脑的定位系统,而共同获得2014年生理学或医学奖。
    据报道,莫泽夫妇虽同获诺贝尔奖,但两人并非同时得知喜讯。公布得奖者时,梅-布里特·莫泽正与同事在实验室讨论实验数据,她称因为讨论过程太有趣,差点没接到电话。同一时间,爱德华·莫泽正在飞往德国慕尼黑的飞机上,因此未能实时得知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