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査全性院士的红色年轮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版面概览
 第8版 人文周刊·影集
·图文:査全性院士的红色年轮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8 人文周刊·影集 2019.9.8 星期日

图文:査全性院士的红色年轮
    图为:査全性院士
    图为:1958年,査全性在莫斯科大学
    图为:1950年,査全性(后排左三)从武大化学系毕业。后排右五系张畹蕙女士
    图为:1965年的全家福。前排左二右二系查谦先生和夫人,后排右一右二系査全性先生和夫人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我风

    每逢9月10日教师节,武汉大学都会选派一些刚入学的新生去看望“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查全性院士。
    教师节即将来临,今年入学的武大新生却再没有机会见到这位中科院资深院士。这位在武大生活和工作了近八十年的老教授,于上个月永远告别了珞珈山。
    1977年夏天,在邓小平同志主持召开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时年52岁的武大化学系副教授査全性率先谏言,力主推进招生制度改革,恢复全国统一的招生考试制度,被誉为“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细心的武大师生一定会记得,武大2019年8月1日的讣告中称,查全性院士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著名化学家、教育家、我国现代电化学重要奠基人之一。告别仪式上,查院士的遗体覆盖着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了查院士的次子查乐年先生,以及查院士小学、中学、大学时代的伙伴皮公亮先生,以期用老照片向读者还原这位拥有70多年党龄的资深院士的红色年轮。

    一

    8岁结缘珞珈山,小学演讲第一名
    査全性初入珞珈山是1932年,8岁。父亲查谦刚刚从全亚洲排行第一的中央大学(1949年以后改名为南京大学)教务长岗位转任国立武汉大学理学院院长、物理系教授。
    査全性插班进入武大附小三年级学习,与皮公亮(父亲皮宗石时任武汉大学教务长)等成为同班同学。皮公亮先生退休前系长江日报资深记者,在他的记忆中,珞珈山的学二代都是读书种子,都会读书,査全性更是名列前茅。但査全性不是书呆子,他关心时事,小学演讲就得过第一名,“1935年埃塞俄比亚 (旧称阿比西尼亚,Abyssinia)被意大利入侵后,当地人民奋起反抗。査全性在演讲中说:阿比西尼亚(反抗法西斯的斗争)天时!地利!人和!每说一个词就举起手强调一次,南京口音,铿锵有力。”
    从1932年到1938年,少年査全性随父母在珞珈山生活了6年。

    二

    22岁参加“五二O”爱国学生运动,被开除学籍
    抗战爆发后,武大师生西迁四川乐山,査全性的父亲查谦因为水土不服,不得不离开乐山,到上海负责庚子赔款留学生的考试甄选工作,一家人住进了不受日本人控制的租界。
    査全性也选择了不受日本人控制的大同中学就读。1942年,査全性从大同中学考入大同大学(1952年并入复旦大学)电机专业。
    抗战胜利后,査全性的父亲查谦再次被委派到南京,在各大学回迁之前,负责组建南京临时大学。1946年,中央大学从重庆回迁南京,武汉大学亦回迁珞珈山。查谦重返武大。
    此间,国民党当局违背全国人民和平建国的愿望,悍然撕毁政协决议和停战协定,穷兵黩武进攻解放区。为了支持其打全面内战,教育经费被极度压缩。当时教职工的薪金不但因物价狂涨而贬值,还经常被拖欠,国立大专院校公费生每天的伙食费,只能买两根半油条或一块豆腐。1947年5月20日上午,汇集在南京的宁、沪、杭、苏16所大专院校学生代表和南京各校学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反饥饿、反内战”联合大游行,并向国民参政会请愿……这就是著名的“五二O”爱国学生运动。作为学生领袖之一的査全性,被国民党上海市委党部列入黑名单,开除学籍,“且勒令不得再考上海任何一所大学。”
    这一点难不倒査全性,他转头报考了武汉大学,以全武大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

    三

    24岁秘密加入中共地下党,25岁留校任教,扎根珞珈山
    再次来到珞珈山,査全性插班进入武大化学系二年级学习,不仅遇到了自己的终身伴侣张畹蕙女士,还在1949年春天,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0年夏天,査全性从武大化学系毕业了。作为特优生,査全性留校担任 助 教 ,1956年 担 任 讲 师 ,1957-1959年赴苏联莫斯科大学电化学研究所进修,回国后成为中国现代电化学的拓荒者、奠基人之一。1962年,37岁的査全性晋升为副教授。
    其间,査全性的父亲查谦受命参与创办华中工学院(今华中科技大学),并出任首任院长(校长)。

    四

    52岁向邓小平谏言恢复高考,“我作为一名党员,要如实反映情况”
    1977年的科教工作座谈会于8月4日-8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查全性接到通知后于8月3日赶到北京报道,会务组安排他和所有外地参会专家住在北京饭店。和查全性同住一屋的是唐敖庆教授。
    会议的前两天,专家们谨小慎微,未敢畅所欲言,每会必到的邓小平在一旁安静地听,既不引导大家往哪方面谈,也不对别人的发言表态。“他真的是来听意见的!”查全性说。
    后来很多报道说,会议进行到第三天,查全性开始“放炮”。
    査全性的次子查乐年向楚天都市报记者展示了查院士生前保留的1977年科教工作座谈会8月7日的两份简报,其中第9期简报一共三页半的篇幅,就有三页是査全性8月6日下午的发言;第10期简报一共三页,有一页半是査全性的发言。这足以表明査全性当年不是临时“放炮”,而是深思熟虑。他以一个科学工作者的严谨,分析了当年大学招生中存在的问题,强烈呼吁采取坚决措施,从当年(1977年)开始就恢复高考,切实保证招收新生的质量。
    査全性后来和儿女们谈到这次谏言时说,虽然恢复高考已经成为当时大多数知识分子的共识,但斗胆在高层领导面前谏言,还是要冒风险的。有机会参加邓小平同志主持的科教工作座谈会,査全性说,“我作为一名党员,要如实反映情况”。
    他和儿女们还原自己当年的思路,说要恢复高考,首先必须对1949—1966年这十七年的大学教育质量有一个公正的评价,因此他在发言时首先表明观点:新中国成立后新建了一大批高等学校,教育质量不断提高。到1966年停止高考以前,新中国的大学里工农子弟已经达到80%以上,后来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
    邓小平见在座的代表纷纷表示赞同,又问坐身边的教育部长刘西尧,当年恢复高考是否来得及。刘西尧说还来得及。“那就改过来,今年就恢复高考。”邓小平一锤定音。
    停止了11年的高考在1977年冬天恢复了。

    五

    55岁当选学部委员(院士),94岁离休,95岁永别珞珈山
    回到珞珈山的査全性又一头扎进了武大化学系的实验室,继续致力于电化学领域的科学研究,使武大成为全国现代电化学研究的重要基地之一。
    1978年,査全性晋升为教授。
    1980年,55岁的査全性当选为中科院学部委员(院士),直到2018年才从科研和教学岗位上离休。
    他一生曾推掉很多行政类职务,只短暂担任过武大化学系主任和武大学术委员会主任。
    2019年8月1日凌晨,查全性院士因病医治无效,在武大附属人民医院去世,享年9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