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一路飞驰冲刺只为送达更准时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4版 外卖骑手生态调查
·图文:一路飞驰冲刺只为送达更准时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4 外卖骑手生态调查 2017.12.8 星期五

本报记者傍晚跟随单掌外卖骑手送餐 切身体验行业艰辛
图文:一路飞驰冲刺只为送达更准时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左手先天残疾的何正元把顾客的餐食套在手上
    图为:下午两点,午饭高峰期过后,外卖骑手们在站点稍事休整
    图为:送餐高峰期,徐东某商圈内奔忙的送餐员

    策划:周保国 采写:楚天都市报记者李曼英满达刘闪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宋枕涛

    武汉的冬天有多冷,应该不会有人比外卖骑手更清楚。从晨光依稀到夜深风寒,他们都飞驰在路上。这个过程有多艰难,来自汉川的外卖骑手何正元领略得更深。
    前晚6时,天色近黑,凛冽的寒风中,市民纷纷加快了回家的脚步。武昌区徐家棚街水岸星城小区门前,外卖骑手何正元送完一单后,顺手打开电动车车灯。在这束白光的指引下,火速赶到湖北大学,送下一单外卖。到达目的地,他拿手机联系客户取餐时,清鼻涕不听话地掉了两滴在屏幕上,他忙拿纸巾擦去,腼腆一笑:“不好意思,太冷了。”

    月送1200单 单掌外卖骑手成“单王”

    何正元今年26岁,来自湖北汉川,是“饿了么”洪山区徐东四期公寓蜂鸟配送中心的一名外卖骑手。自出生起,他的左手掌便没有一根手指,外形看上去像是个肿起来的“馒头”。因左手先天残疾,他找工作没少碰壁。“人家能招到两只手的,干嘛非要招个只有一只手的。”何正元说,2007年,初三毕业后,他曾多次去老家周边应聘,都没能成功,他一度放弃找工作。每年4月至9月,他会去捕些野生鳝鱼到集市上卖,靠着这些收入,也能勉强生活。
    今年,何正元的父母已年逾古稀,去医院看病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9月,通过网上一则招聘信息,他只身前往武汉面试,顺利成为一名外卖骑手。
    站长尹文情回忆,何正元面试时,左手一直放在口袋里,他和同事们都没注意。正式上班后,何正元的适应能力很强,比一般骑手做得还要好一些。中心共40名骑手,10月、11月,何正元分别送了1200和1100多单,连续两月都是“单王”。
    何正元说,每天早上9时到次日凌晨2时,系统只要给他派单,他总是来者不拒。“派来就接,没啥好挑挑拣拣的。”每天40单,每单平均需要10分钟。整个10月,他没有休息一天,工资拿了8000余元。本月1日,他请假回老家看望生病的母亲,临行前,给母亲留下了5000元。“我也可以帮助这个家了!”他内心的骄傲感油然而生。

    骑行时速达50公里 只为送达更准时

    前日下午4时,外卖派单量较少。徐东四期公寓蜂鸟配送中心,不少外卖骑手都在用手机看视频、玩游戏。他们大部分用的是苹果手机,一排完好无损的手机里,何正元的手机因四处破裂显得格外扎眼。原来,外卖员送餐途中,需要用手机来接单、看单、导航。何正元一只手送餐,操作时诸多不便,手机摔下来是常事。
    前日下午5时30分,楚天都市报记者搭乘电动车,以时速30公里的速度跟随何正元送外卖。寒风里行驶,膝盖和脖子冻得生疼。晚高峰人流、车流密集,记者等红绿灯时发现,何正元早已不见踪迹。“时速50公里才是正常的送餐速度。”载着记者的另一名外卖骑手解释,送餐时间紧,如果不快点就会超时。运气不好的话,还会被客户投诉。
    送一单外卖可得6元,超时则收入减半。一条路上往往会同时接3到4单,如果一单未送完,下一单就不能开始。前面的单子超时,后面的单子势必会受影响。何正元说,为避免超时,他们会跟顾客提前沟通,争取能提前在软件上点击“到达”。但一旦顾客投诉,外卖员就会被罚200元。“我的速度很快,你可能跟不上,但我可以稍微等一等你。”尽管出发前,何正元这样安抚记者,但半个小时里,他一共接了4单外卖,时间非常紧张。无论是骑行还是停车跑进小区,他总是瞬间消失在夜色里。
    傍晚6时,湖北大学一栋男生宿舍门前,当记者气喘吁吁赶到时,何正元已停好车,着手联系客户取餐。可电话接通后,客户却说自己写错地址,应该送往徐东大街英特小区。“我的天哪,那个小区离取餐的餐厅挺近。”他没有抱怨,只是快速转身,往小区骑去。这一次,他骑行的速度比来时还要快。

    最开心是收到好评 受牵连被差评最委屈

    去英特小区送完餐后,何正元又前往武昌区团结新村一家餐厅取餐。在他到达前,多名外卖骑手已等在那里。“其实送餐时间很短,更多时间都在等餐。”何正元说,有的商家出餐慢,留给他们送餐的时间就更加紧迫。而如果因此而超时、被投诉,他们同样要承担后果。
    9月中旬,因一家快餐店服务员配错餐,顾客取餐后投诉。何正元找快餐店说明情况,可对方一口咬定是他拿错餐袋,当场让他赔付70多元的餐费。“当时刚工作,手里没钱,向同事借来100元赔付后,才顺利离开。”
    尹文情看何正元受委屈,带他去快餐店调监控,最终证实是服务员配错餐,将餐费拿了回来。何正元对此很感恩,这也是他拼命跑单的原因之一。
    然而,更多的时候,因商家配餐漏掉筷子、纸巾,道路突然施工封闭,送餐途中与其它车辆擦碰等原因导致的超时、差评以及顾客恶言相向,他都只能默默“认栽”。“吃苦、扣钱都不怕,就是怕受这样的委屈。”他说,站内八成以上的外卖员都是90后,他们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都有很强的自尊心。
    一个好评奖励1元钱,外卖员送餐时也会积极争取。他们有时会主动提出给顾客倒垃圾,有时会发短信希望顾客给个好评。何正元不太擅长这些,他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决心“不管风吹雨打,都要坚持到底。”

    骑手故事

    小伙从国企辞职送外卖90后准父亲靠送单养家
    外卖骑手:累并快乐着

    田秋敏今年24岁,目前是名准爸爸,断断续续做外卖骑手两年多了。
    相比于其它外卖骑手,田秋敏很活泼。他说,他是秋天出生,爷爷希望他比父亲敏捷一些,便取名田秋敏。当外卖骑手前,他从事餐饮工作,因女朋友觉得餐饮业年轻女性多,便让他换了份工作。“这里基本都是男孩,她可放心了。”田秋敏说,他曾载着女友一起送外卖,觉得生活还挺美好的。
    今年10月初的一个雨夜,田秋敏见路上行人少,加之客户催单急,便加快了送餐的速度。路经杨园东路时,一名行人突然窜出,他避让时撞上了护栏,右眉缝了8针。成为准爸爸后,田秋敏担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工作也更上心了。他说,依据业绩,外卖员分青铜、白银、黄金、钻石、王者荣耀5个等级,等级越高,奖励越多,派单量也越多。他是白银等级,下一步,他准备向黄金级别外卖员冲刺。
    张鑫(化名)1994年出生于荆州,2016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国企成为一名钻探员。由于长期在野外从事钻探工作,加上单位的同事都比自己年长,没有共同话题,他渐渐觉得生活有些枯燥。今年10月,他毅然辞职,应聘成为一名外卖骑手。“这里收入挺不错的,都是年轻人,大家在一起很活跃。”张鑫说,多劳多得,送外卖的工作更具挑战。这里工作时间自由,他可以多陪陪女朋友。另外,同事大多与他年龄相仿,大家在一起可以无障碍地交流,也可以一起玩游戏、唱歌。这些都让他感觉更年轻、快乐。